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12-19 19:40:46|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枝叶优美地旋转而下。清晨。零下二度。霜如雪。石欣喜地向前,是无患子。夏时那一行行美丽的风景,便是由它们组成。连落叶都华美,舞步轻灵。

 

这个冬天,终于降临,然后悄悄离开。匆匆来去的路途,有清澈的歌声。所有的叠加,至此而已,慢慢后退。落幕了,以后的事情,谁也不能预料。深眠之后,或许再次提升难度。不知。

 

晒了一下午的太阳,最后的一个周末。一年半载,倏忽而逝,除了日程表,除了石轩的文字,再无别的所余。假设死亡就在最近,如果有所谓的希望,不被人记起,连骨灰也不必留。不值得任何形式的念。名字由不爱的人说起,是一种耻辱。而爱的人早已达成一致,适得其所。

 

那是坟地,还是花园。石轩,开在坟地上的花,彼岸花。一坐千年,这个世界,未有挂怀。

 

温度降了许多,从案前起身,泡一壶茶。玻璃窗上水汽凝结,街灯益发的迷离。灯火渐深,发展的脚步虽然很轻微,终开始跨出。热闹是必然罢,于是石向山里退去。

 

夜雨打芭蕉,时闻折竹声,这样的境地多相似。寂静中的声响,如水面偶尔跃出的鱼儿,转眼不见,一圈圈的波纹不断漾开去。这新雨,这积雪,万籁俱寂中,些微的响动在沉沉的夜,亲切而绵长,如同二三好友对坐而谈。

 

生命的来去,不着一字。从盛开到凋零,从青翠到枯黄,未有迟疑。没有意义,哪怕背负着意义而生。是一阵风罢了,拂过你的发丝。一场雨罢了,敲打着你的无眠。一支歌罢了,触动着你的心弦。

 

是呼应麽。夜里睁大眼睛,也只有夜晚,心中的灯才照亮了世界。相似的灵魂,醒在黑暗里。

 

生便是生,死便是死,二者未多联系。甲乙丙丁,谁都只能是谁的路人。如是所闻,如是所见,抑或未所见,未所闻。存在的含义,是呼吸之间。至于别的,无非烟云,随风而逝。

 

栖息于林泉,栖息于闹市,枝头的鸟儿一般,若去找寻,叶底黄鹂一两声,断然是无处可寻。

 

你在世间。是而庆幸不已。想念的理由,原来无须理由。

 

睡去。

 

2009-12-19 19:15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