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02-02 22:24:22|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哪里说起呢。你不作评判,已作了评判。你不想念,已开始了想念。你编排着方块字,或是一个人名,或是一首歌名,或是一种旋律,或是几个单音节,它们还没有被赋予含义。

 

活着是不是一种罪恶。既便不是罪恶,也是一种消耗,消耗着地球上日益稀缺的资源。如果可以许愿,如果愿望能够实现,那么请不要组合为人这一形体。就让水在溪流里徜徉,让矿物质沉淀为化石,让金属集聚成它们自己的模样。

 

有一种叫做舍利子的东西麽。灰飞烟灭,视觉原来欺骗了你。千年古刹,多少繁华转空幻。你说,那历经战火的石狮子准备讲述一段跌宕起伏的荡气回肠的悲壮历史麽。残缺,真真切切的写照,也许不完美是永恒的,它把血泪藏在心间,并一直沉默下去。

 

骨骸,血与肉相离之后决绝地留在世间。是不是可以切成无数块,而它们像蒲公英一样,风一吹就散开落地生根发芽。附带上面的是些什么呢?有没有记忆?无法复制,表面的一致只是外在,技术的进步泯灭了多少天然,本性淹没于雷同。

 

切片很流行,可以分析出许多曾经被掩盖的真相。终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皮是绝妙的主儿,百变不穷,现其原形非易事,越老越入上乘,不可辨识。川剧中的变脸,无非是艺术的一种形式,现实中有太多的例子,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罢。

 

每一首歌都有动人之处,而每一个路者都献出了他的真诚。你用什么作为回报呢。一个聪明的傻瓜,一些人摒弃了你,一些人簇拥着你,你是不是只唱那首歌《我终于失去了你》。什么是你,你是什么。你回答不了。你固执地相信永远,又固执地否定永远。你在双重规范里活着,却找不到真实。有多少真实可以触摸,可以有丝绸的滑顺,有阳光的和煦,有月色的轻柔,星汉灿烂,山岛竦峙。

 

宁静在热闹之中。你走得很慢,将短短的路程变作长长的旅途。一块砖令你驻足,一片叶子令你驻足。梧桐叶,梧桐树,你从叶到枝干到树身,从一棵树到一行树,没有尽头。你站在两棵梧桐树之间,可以看出目光的短浅了,没有树高,也没有树远。你的注意力停留在树梢,担心那些单薄的叶子,它们失去了生命,犹挂枝头,不愿落地为泥。人的结局是不是也如此,挂壁,一帧黑白相片,一个相框,极其素雅,极其平淡。

 

是寂静麽。为何纷乱与繁华都烙刻着安宁的影子,你一看就明了。无论多麽喧嚣,你只与寂静相约。是寂静的心罢,数着雨滴的夜,没有更动听的音乐了。简单,华贵,平和,有什么交响曲能这样震撼内心。雨只是轻微的一阵,只下在你的心里,而你的心也只需小小的空间,无须更多。当你拥有更多的时候,你在失去自己。在你失去许多的时候,你正拥有着自己。总是如此,无中生有,有却变了无去。

 

屋瓦承接着雨点,黑瓦白墙,爬墙的藤,长着青苔的字。不必费神去辨认是什么字,只要知道那里有笔划就可以了,知道有人题过字,有人在此吟咏,有人来过。你的叹息随风散去,你的足音也只留在你自己的脑海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