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你不知我  

2009-03-16 01:41:30|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你才让石觉得该写点什么,明明知道什么也看不清楚,说不明白,还是想挣扎一下。石是这样羡慕你,甚至背下你写的句子,然而没有用。那些一气呵成,珠联玉缀的段落,上天厚爱你,你知道麽。每个人都在浪费他的天赋,一边哀叹自己的贫穷,一边挥霍不已。痛心两个字就是这般写的罢,能而不为,不能而为。或许这一方面你选择了放弃,不意味着你放弃生活,放弃美好的生命。

 

冷暖相依,你的用词总敲在弦上。虽然最终结局是各自天涯,可是冷暖已经刻在心上,藏在身体里。你的右枕总是为一个人留着,你的右臂弯总觉得不自在,少了一些份量。你们曾经相依,那又有什么。曾经罢了。生离死别,为何只用来形容人们分别?因为人类过于自大。未有你之前,世界是这模样,有你之后,世界是这模样,你去之后,世界是这模样。你的轮回根本不影响什么,泥土与尘埃罢了。

 

当身体的某一部分不得不离开,它们是从一出生就安置一起的,没有什么比它们更能知道冷暖相依。人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体,却试图去了解不具形体的灵魂。心是什么,就是疼的时候才存在的东西。有一种疼你找不到确切的所在,那么就是心开始疼了。人不屑于了解身体,以为不过皮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一个空盒,能将脉络打通?最简单的往往是复杂的前提与基础。

 

你不知我。你是不是这样面对一些真诚的目光?你不知我。这世界谁能知道谁。你知道的只是,无论时间多么久远,无论怎样的努力,还是不能让那些重要的人意识到在你信念中的支撑作用。这个茫茫世界的注语只有一个:你不知我,我不知你。这句话如此真实,残忍,而看起来又是这样亲切,亲切得想抱起来亲两口。

 

惩罚自己是种快乐。这句话是谁第一个说不重要,重要的是陷入这种快乐里不可自拔。审判并不是最后才会降临,在你不知觉的时候早已开始。孤独与信念,什么时候起就成了你的两翼,你带着它们走过漫长的时光,你恍惚中觉得凭借它们可以抵抗叫做命运的东西。只是梦想,在梦中睡去也是好的,谁说不是呢。

 

你离不开懦弱。所有的一切,像是你面对自己的镜子,就是懦弱。在你醒来的瞬间,你发现它已是一把锋利的刀,唯一切割的只有自己的手腕。嗜血的灵魂喝不到鲜血会窒息,虽然饿死、渴死都是死,但血流尽而死是最快的途径。

 

2009-3-16 1:34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