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八 玄武湖的水杉  

2009-03-17 20:04:39|  分类: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玄武湖的水杉 - 石 - 石轩

 

我躺在草地上,对面是那一片水杉。这是“活化石”,远在1亿多年前的中生代上白垩纪时期,于北极圈附近出现了最早的水杉,经历冰川世纪,仅余中国特产。我并不要懂它的历史,去欣赏树木也没有要求一定要具备多少知识。所以,我躺在水杉的对岸,相对无言。风往一个方向吹,你看后面的杨树都不再坚持,水杉却沉默不移,像你说的那样不异动。

 

我总忘记为了什么理由我出现在这里,在玄武湖边数星星。星星上来还早,天色未晚。随着时间的流逝,暮野四合,风渐凉。我坐着,裹紧衣服。我还是没有明白,我一路奔跑,只是为了在这里对着水杉发呆。风起的涟漪,散了复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水足够清澈,足够绿,那水面就会像毯子一样的移动,深绿色的地毯,诱惑着你踩上去。你知道你的凌波微步只是想象,真实的情况是在水面你寸步难行。所以,那地毯终究是想象中的地毯,它不是飞毯,它也不能带着你到水杉那里。

 

你坐在水杉的对岸,享受那晚风,那落日,那一点一点笼罩下来的朦胧。并不需要理由,只要是玄武湖,只要是水杉,这二者足矣。某年某月某日,我坐在草地上,这草长得不好,我几乎是坐在泥地上。我不介意和泥土亲密接触,一身泥草更无所谓。我从水面往上看,到了树梢再沿着树干往下。他们说水杉木质轻软,是优良的造纸原料。那么我的目光便是老式打印机上活动的针头了,是否它真的记下了些什么。

 

我想起一个童话,童话里说爱情的名字叫做放手。谁没有许下过誓言,谁没有忍着眼泪告诉自己这是对的。你把童话写到了哪一棵树?是门边的那棵麽?不会的,不应该出门就视线触及的地方。或许就是这水杉罢,某年某月某日,你走过玄武湖,恰好在这里坐了下来,恰好刚刚懂得爱情的名字原来是放手。真的这么巧,水杉居然收到了两封一样内容的信。

 

它们会保存到很久麽?水杉可以活四五百年,真够久远的。阅读是另一件事情,这是无法阅读的。从这一角度来看,它比世界上任何保险箱还保险了,具有最佳的保密性。是一去无回的誓言,再也不用坚守。像是卸下的背包,前面的路用不到了,你曾经愿意用生命来守护这个背包。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承诺什么都好,就是不要付之以命。

 

你会怎样回忆起那个落日?逝去的日子总是让人宁静,光阴的意义是让人沉静。每一棵都写着这句话,只是你没有读到而已。水杉在水的那一边,是不是在笑,笑一种仓惶,笑一种无助,笑一种迷惘,笑一种假装的坚强。树都站得好好的,人怎么就不能站直呢?

 

玄武湖似乎很大,尤其你在夜色里走。灯光还应该多些,像是没有尽头。没有尽头,如果是你不愿意结束的旅程,无疑是值得欣喜的,如果相反,你找不到结束的地点,实在是糟糕的事情了。

 

多年以后,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去找那封信,还会不会回忆这个有些凉的傍晚。任何事情都会有了开始,有了未来。悲哀无非是点缀,无奈也不过是站在低谷时仰望的那块石壁罢了,换个境地,一切的一切都不再相同。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我和水杉相遇,注定远离。我走入夜幕下的灯火里,而水杉收下信之后为我珍藏,在我回望的时候会有枝叶沙沙地响,仿佛说:走吧走吧走吧。

 

2009-3-17 19:5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