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  

2009-04-10 00:47:19|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我注视着你的眼睛,很认真地问。你的眼睛一如旧时的雾霭迷蒙,低声回答:我不知道。这细微的声音怕是说给自己听的。你为什么总在迷雾里?我连问都不忍心。

 

你说你在天上。你说你不愿意在人间。你说你在找一个地方,可以不看见人。没有这样的地方,因为你是人。你避不开自己。

 

我一直在人间。走近你的时候,像是进入另一个时空。你的隔绝几乎接近成功,只是遇到了我。你是不是会后悔遇见?不是这样的,是我自己太多情。你活在淡薄的空气里,这空气却不是我带来的,这淡薄也不是因为我。

 

我们之间,我们之间有什么呢?你垂下来遮住眼帘的那绺头发,好不乖,我轻轻绕回去,它又落了回来。我怕是连这绺发也比不上,它至少牵引着你的视线。我笑自己,我是一个有温度的人,居然羡慕那静静垂着的一绺发。

 

人间或许什么也不缺罢。我想了又想,什么都有,除了你。所以,我不愿你彻底隔绝外面的一切。因为,因为,我还想走近你,静静地坐一会。

 

我不想去探究什么,既然你选择在回忆中度日,那是你的自由。我的想法是不是伤害了你。或者我的到来已经是一种伤害。甚至,因为这一句问话,伤害就开始出现了。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我随心所欲的谈话是不是让你产生些许不安。你是不是想要去抵触,抑或抗拒些什么。我是不是成了第二个刽子手,正挥刀夺去你第二次生命。

 

我把你放在高塔之上。我用很大的勇气,才能面对静默的你。你时常淡淡看着,并没有多少言语,甚至连欢迎这两个字都没有。你已经陷在死地,原谅我用这个词,你真的真的变成了一块石,物化了去。

 

你让音乐不停,你让阳光普照,石轩是有生命的,而你是没有生命的。我就这样看着你的生命一点一点逝去。我是个蹩脚的演员,我没有笑话可以讲给你听,我的热情根本泛不起一丝波澜。

 

我觉得你好累,你把自己隐藏得如此之深。绚烂之后终归于平淡,我是在你的哪个阶段?绚烂之前,抑或是平淡之后?

 

你不能永远这样。因为你太聪明。你的聪明足以欺骗世人,可是欺骗不了自己。或者,你的聪明仅仅欺骗了自己,任何人都看出了你的内心。

 

我害怕那一天的到来。任何言语都是一种伤害。冷得冻人,热得烫人,不若不存在。

 

你究竟是在哪里?我看着你,却如此遥远。我甚至可以抚摸你,然而眼前的你是你麽。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你注视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问。我的眼睛应该一如旧时的雾霭迷蒙,低声回答:我不知道。这细微的声音怕是说给自己听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心底叹息着。我看出你的不忍心,即使你很想解开迷雾,终究是把疑问放回了心底。

 

我说过我在天上。我不愿意在人间。我要找的地方一直没有找到,也许应该没有我自己,才会是可以不看见人的地方。是不是坟地?

 

你一直在人间。所以走近我的时候,像是进入另一个时空。你喜欢这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是因为这与你的模式有太多差异。你的人生几乎接近完美,只是遇到了我。你是不是会后悔遇见?你开始怀疑真实与否,太不可能。你不知道,走来的每一步都铭心刻骨。

 

我们之间,我们之间有什么呢?我垂下了脸,有一绺头发垂下来遮住眼帘。你觉得它好不乖,你把它轻轻绕回去,它又落了回来。你就那样静静看着,很专注,很细致,像是在阅读一件文物。

 

人间或许什么也不缺罢。我想了又想,什么都有,除了我。可是多一个我少一个我,都没有什么影响。所以,我静静地看着时光流走,看着生命一点一点逝去。

 

我不想去探究什么,你选择怎样的生活模式,那是你的自由。我的想法是不是伤害了你。你的到来是不是一种伤害。甚至,因为这一句问话,伤害就开始出现了。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你随心所欲的谈话有时会产生些许不安,我开始想要去抵触,抑或抗拒些什么。我害怕你是不是会成为第二个刽子手,侵蚀着第二次生命。

 

我只是淡淡看着,并没有多少言语,甚至连欢迎这两个字都没有。你用静默面对我的静默。我从你的眼光中读出我已经陷在死地,真的真的变成了一块石,物化了去。

 

我让音乐不停,我让阳光普照,石轩是有生命的,而我却是没有生命的。绚烂之后终归于平淡,我现在是处于哪个阶段?绚烂之前,抑或是平淡之后?

 

我不能永远这样。或者我很聪明,足以欺骗世人,可是欺骗不了自己。或者,我的聪明仅仅欺骗了自己,任何人都看出了内心。

 

我害怕那一天的到来。任何言语都是一种伤害。冷得冻人,热得烫人,不若不存在。

 

我只在这里。我站在你的面前,甚至用手抚摸着你的脸。可是你依然觉得我如此遥远。

 

我是不是伤害了你。

 

2009-4-10 00:32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