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04-28 11:18:15|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察觉改变,是你希望的麽。

 

仿佛掉离了世界,夕阳开始模糊。

 

你是不是忘记了。忘记一个角落,一个你拥有密码的角落。

 

时光是挽留不住的,画面总可以传递罢。固执地穿越,穿越粒子空间,低头时不复相识,粒子重新组合之后找不出一丝旧痕。如果不是绝对的完整搬迁,碎片不必残存。

 

心慌。试图找一块石冰凉之。握在手心,似乎彼此生来相依。三峡是过于简略的方位,未能进一步确切来源。三峡,在日渐增高的水位里一厘米一厘米地淡出人们的视线。在水面以下,怕是最合理的解释。水却一直奔走,忽而为云,忽而降雨,几番轮回,其旅程在天与地之间绵连。如果水都失去唯一的标记,还有什么能拨开层层迷雾,像阳光般和煦地照耀之。

 

注定。某一个具体的经纬已无太多意义。不能寻了同胞来,亦无处凭吊。水确乎是伟大的事物之一,不作任何修饰地站在你面前,直白而凌厉,不失温和,又具备通透。你分不出其中的差别,它们信守盟约,唯一的形态是覆盖,漫涌而来,席卷而去。

 

竟于模糊中知觉苦痛的因由,鸡蛋撞石头的一往无前,是心之所系。平面的延展,跟随地球引力的指引,顺势而为。直立是重心的提升,飞行又是对空间的享受。对天空的追寻,于是挣脱束缚。切入,引颈待戮,或许,对死亡的渴望,以期望的方式抵达,是狂喜之一。

 

日子于每一个人而言终究是不复相同。是日薄西山,是黎明前的黑暗,来路漫漫,去路茫茫,抑或早晨八九点的太阳,只是在路途的中间,又何以辨识彼此的转换。原来是转盘上的舞蹈,哪怕踉跄的脚步,一样可以挥洒成醉拳。

 

在你的眼睛里,夕阳还一如从前麽。一日比一日浑浊的眼眸,布着血丝,那是代价,即使不菲,亦作甘之若饴状。无非是前仆后继,你不忍苍老的背影复添失望,佝偻是不胜生命之重。哪怕减轻一根稻草的重量,也是莫大的安慰罢。这一车稻草究竟要运往何方?你和沉默的老牛一样,重重地埋下了头。

 

每每念及此,喟然长叹,清明如斯。之前的狂乱突起已丝丝缕缕平复至皮肤下,不为所见。

 

你无关痛痒,俨然云淡风轻。这种山外的气象,勾起一抹浅笑。是矣,无非如是。

 

保持着仰视的姿势,你必须在云端,不然,何以落入视线。

 

2009-4-28 11:1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