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04-05 17:08:25|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雨。没有哭天抢地的悲痛,也许习惯隐藏,即使你脆弱,也不必写在脸上任人置评。悼念的人群涌来复又散,车上的售票员一说起当时就哽咽难语。

 

汉王的雕塑是否已经完整,聚源中学搬迁到了何处。人们从远方奔赴而至,又转身去向远方。你看到的是一样的表情,你看不出表情的表情。

 

想写一曲赞歌,为你。下笔只有题目,终作罢。有些东西实在是太遥远了,距离不在于空间的长短,首都北京离北川很近,某一刻全国的重心都付于此。只是重建的路途多么漫长,有些承诺无非是承诺,随风散了去。

 

希望,就是这束微光,它让人无法离弃。把小家放入大家,把小我放入大我,你说,剩下的还有什么。为什么一点点的希望都要剥夺。他们说目光可以杀死人,那么绝望的泪水能淹没多少人的心。

 

谁还记着那些未曾描绘的梦想?笑脸还在梦里扑闪着,多少未眠之夜。慢慢转成从前,时光或许也懂得痛,年轮一线一线地前移,光阴一寸一寸碾过心弦。

 

你深深埋下头,用长着老茧的手蒙住脸,眼泪渗过手指掉在脚边的土地。土地,用来承载一切的土地,终究掩埋了生命。草木含悲,山河失色,只是这些换不回失去的吵吵闹闹。

 

无力回天。上天仿佛冷血的医师,冷冷看着你,僵硬而刻板地说:我们尽力了。上一秒和下一秒之间是多长的间隙,竟已是生死之隔。年弱不能承担,年老不能负担,双肩一定要挑起两头,你怎么能就此停下,化作一掊黄土。

 

道路是泥泞的。下着濛濛雨。雨应该没有知觉罢,如同地底下的人。如果醒在无边的黑暗里,是多么痛心,所以静静睡着,没有风雨,没有地动山摇。

 

有一天会走不动了,有一天不会有人来看望了,管自己生活,一年又一年,小径渐渐荒芜。

 

车水杯薪,你明白路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像千百年前一样。你何曾指望些什么,任雨水浇在背上,任日头挂着天边,你只在你的田地里劳作,和着雨水落泪,和着汗水流泪。

 

生命究竟是不算什么的。你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沉默也仅止是沉默。珍重些什么,洒去犹能化碧涛,云烟而已。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2009-4-5 16:46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