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讲不出再见   

2009-05-16 21:50:14|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时三十分,电话响起,一个似曾相识的号码。

“你好,我是安子。”安子按了接听键。这时候安子的心情不算糟糕,终记得接电话。如果总是不接电话,她会隔离于世的,安子的朋友曾经痛心疾首地劝说。

“恩,安子。我是易。你现在麽?”是易,只是声音沙哑了许多。这也难怪,这些日子易很忙,诸多事情,几乎是轮番轰炸,另外因为要离开,有一些手续要办,无疑是分身乏术的境地。

“在。”

“那我过来。”

“好。”易那边挂了电话,安子还未回过神来。怎么同意了?不是说过不见了的。安子轻笑自己,算了,不想那么多,只是喝茶。

 

安子找了些音乐,易喜欢的那些曲子。只是安子的心底却一直回旋着谭咏麟的《讲不出再见》,没有什么能替代离别的伤感。

 

安子烧好水,泡上一壶茶,搬了下桌椅,最后将茶杯放好,斟上茶水。做完这些,习惯性地,安子抬头看墙上的一幅题字。字写得真好,自己是写不出来的。今天的曲子真不合心境,终决定背景无声,关掉播放器。安子打开《讲不出再见》的歌词,“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要走一刻请不必诸多眷恋。浮沉浪似人潮……”

 

有敲门声。安子没有动。敲门声变成门铃,即使是睡成死猪都要被吵醒,到底是谁发明了门铃。易想或许安子又睡着了,所以不断按门铃。安子关掉歌词,起身开门。

 

易益发的瘦,似乎每次见面都觉得瘦了些。安子笑着看着易,易第一句话便问:“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我在想……”“在想要不要开门?”不等安子把话说完,易笑着抢着说。安子便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易笑。

 

易肩上还是背着那个从不离身的包,手上又提着东西,很像是顺道来拜访。安子没有问什么。出了这个门之后易做些什么,安子一点不想知道。“喝茶罢。”安子转身向房中走去。易进门之后放下手上的东西,也取下肩上的包,甚至脱下外套。真不知易怎么想的,居然穿这么多。安子微笑地看着这一切。

 

“你看这茶的味道如何?”安子自己端起一个茶杯,侧头向易问道。“浓了些。”易只喝了一小口。“恩。”安子知道这次茶太浓了,在放茶叶的时候发觉多了,却不想做些补救。因为离别,又如何去计算这些。浓与淡,离别也可以这样调整那该多好。安子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对了。你没吃早饭罢?我带了点心。”易起身把手提袋打开。“知道你会送来啦。”安子笑着回答。安子接过蛋糕,随手放在桌子上。“这茶叶,你一定没有喝过的。”易又从袋子里变出来一个宝贝。“好。我要喝。”安子向易走了一步,抢似的把茶叶拿在自己手里,细细读说明。“不行,你先吃点蛋糕。”易夺回了茶叶,嘴角浮着淡淡的笑,闲暇以整地看着安子。从易手里抢东西没有成功过,认识到这一点,安子只好无奈地同意。“遵命。大人。”

 

易把蛋糕包装拆开,递到安子的手上。“不能吃太多,也不能不吃。”安子点点头,喝着茶,慢慢吃蛋糕。“你怎么吃得这么慢?”易有些疑惑。“这是茶点,当然不快的。”安子调皮地回答,同时反问:“你怎么喝得这么少,不想喝?”易直视着安子的眼睛,看着安子把一块蛋糕吃完,才说:“我们喝新茶,好麽?”“好。”安子便去烧开水,把原先的茶叶弃去,重新清洗茶具。

 

“你先把茶叶拆开。”安子对身后的易说。不等安子的话,易已经拆了茶叶,安子取了一枚放在手心。外形与铁观音相似,没有后者优美的青蛙腿,可以说其貌不扬,颜色青偏白,其香浓郁,一下子让人想武夷山漫山遍野的茶树。安子拿起这枚茶叶就准备往嘴里放。“这是芙蓉茶,采摘于冬季。不能这么吃。”看着安子的举动,易伸手去拦。“先用开水冲泡,待茶叶舒展开,然后将水滤掉,这是洗茶,是去掉茶叶中附带的尘土。”“怎么像是高山茶?”安子停下手,这茶会是高山茶麽?易摇摇头表示不懂,因为在试茶时没有提过这个问题。据两人所知,那地方似乎没有什么高山。网络里的资料显示,芙蓉茶种于海拔600至900米高长年雨露笼罩的山峰和山腰上,所以茶叶收集水露之精华,山水之灵气,外加茶夫采独特农家肥灌养,土方法除虫,茶叶采集一芽一叶精细加工,茶味甘醇。安子这样想着,品芙蓉茶就很令人期待了。

 

“等一下就知道了。”易推推安子,不让安子再出神。“恩。”安子和易站在一起泡茶。“这些茶叶够了麽。”安子问易。“差不多罢。少的话味淡些,不要紧。”易一边整理着茶叶罐,一边回答。“洗茶的水要多少?”“再加一点。好了。”这很像是易在给安子泡茶。将滤出的茶水倒掉,往壶里加好开水,然后两个人坐在桌子边等着。“好了。”易很快就提壶倒茶水入茶海。真像铁观音,出茶这么快。安子想着,却看见易放下茶海,然后手指去摸耳朵。“怎么?烫?摸耳朵有用?”安子忙不迭地问。“耳朵这里凉。”易傻笑地回答。“真的麽。”安子一脸不信。“试试就知道了。”易把手指放在安子的耳朵处。手指果然很烫。“恩。”安子应了一声,把头转开。

 

每人一杯。易把茶分好,然后提醒道:“小心烫。”安子用手慢慢转着托盘上的茶杯,茶香缭绕一室。汤水色泽清亮淡黄,茶香醇厚绵长,淳朴自然,轻轻含一口,不忙着咽下去,停留片刻,为了让舌尖与之充分接触,味蕾充分享受其味。然后才让它顺着喉咙下去,行遍周身。苦中带涩,苦尽甘来,有一种清甜从喉咙处绵展而来,久久不散。“好。”安子情不禁地赞叹。

 

一直关切着安子举动的易直到这时才放下悬着的心,开心地说:“我知道你会喜欢。”看着安子慢慢喝完一杯茶,很是享受的样子,易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安子浑然不觉,想要去倒第二杯,易按住了安子的手,不让她动。“先喝一杯开水,会更甜的。”不理会安子未出口的问话,易起身端来一杯开水,慢慢说道。安子对易的话没有怀疑,喝了一口。“真的是甜。”安子把杯子递给易,“你也喝。”“恩。试茶的时候就这么喝的,所以就带回来给你。”易温柔地看着安子说。“恩。谢谢。”安子不想说谢谢,然而这两个字还是说出了口。她知道这道谢会破坏气氛,所以连忙把视线转到墙上,墙上什么也没有,只有那幅题字。

 

“你这里的环境真好。”易意识到了沉默,立即转换话题。“左边是青山,右边是行人,往哪里看都是风景。”“所以我活在人世之外。”安子似乎又接错了话,她低下了头。“来,喝茶。”易重新续好茶,举起茶杯向安子示意。安子抬起头,注视着易,也举起茶杯,“祝贺你,易。”轻轻碰一下,两人一饮而尽。“来点音乐罢。”易提议道。“好。”安子选了《非洲人之虑》和《希腊人之虑》两首曲子。不知为何,安子特别喜欢这样的曲子,或许曲名里带个虑字,隐隐流露的忧伤让她沉迷。

 

房间里飘起了淡淡的音乐。易说起现在忙的事情,失去了一个机会,不过目前为止是最好的结果了。安子看着易说话,似乎听见,似乎又没有听见。在一旁看着一个人经过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终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何况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安子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易停住了说话,伸手去抚安子的脸,心疼地说:“你哭了。安子。”“是麽。没有。”安子生硬地回答。然而一滴泪清楚地从两个人眼前掉到地上。

 

“安子,你会去看我麽?”易忍不住问道。“你想要听什么样的答案。”安子调整好情绪,望着易说。“去?”易看安子没有明确的表示,满脸希冀地说,可是声音却充满不确定。“没有地方住呢。”安子找了个虚弱的理由。“不会让你挂在墙上的。”易赌气地接了一句话。安子笑了,原来易在意自己看墙上的题字。

 

音乐从《非洲人之虑》到《希腊人之虑》,又从《希腊人之虑》到《非洲人之虑》。“这芙蓉茶能泡几次?”安子喝着第三道茶,问易。“个人喜欢。只要你觉得无味了就可以不泡。”易的回答还有些专业。“安子,你会邀请我再来麽。”易看了看表,抬头对安子说。“你下次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里了。易。”安子微微叹气,正视着易回答。

 

“安子。我走了。你不出去走走麽。”易喝完最后一杯茶,再次问安子。“不。我还再喝一会。”安子坐在椅子上不动。易也微微叹气,背起那个标志性的包,向门口走去。“走了,安子。”易转过身,挥挥左手。安子依然坐着,挥着右手。“恩。易。一路顺风。”

 

易推开了门,慢慢把门关上。在门合上的瞬间,安子跑到了门边,似乎想说什么,或许是想要一个离别的拥抱。然而太迟了。易没有看到安子,或许看到了,但是假装没有看到,也不敢看到。离别是这样的意味呵,终须一别。安子倚着门框,听着易的脚步声顺着楼梯渐渐远去,无声。

 

房间里剩下谭咏麟的歌《讲不出再见》: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要走一刻请不必诸多眷恋。浮沉浪似人潮,那会没有思念。你我伤心到讲不出再见。是进是退也好有若狂潮,是痛是爱也好不须发表……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要走一刻请不必诸多眷恋。浮沉浪似人潮,那会没有思念。你我伤心到讲不出再见……

 

安子无声地落泪。下了楼的易,听到歌声,仰头望着那扇窗户,想笑又笑不出来。歌一直在重复,安子似乎不想换歌,也不想换心情。易在阳光下这么站着,感觉到灼烧的痛,也许是来自于阳光,也许是来自于楼上的安子,也许是来自于身体里那颗冷寂又炽热的心。

 

2009-5-16 21:1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