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05-02 00:59:02|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聪明睿智,守之以愚。

 

新茶入口,适合静坐。满室的清芳,口齿生香,更缭绕着舒缓的音乐。

 

四季轮回着,恍惚中经历的一切似曾相识。某个片段,从前,现在重合。由而推之,将来的很大一部分也在这之前重复。季节带来了怎样的变化?无而有,有却无,蓦然停驻,是什么时候遇见,又什么时候别离?叶子翩然而至,划出柔美的曲线,你觉得飘落的瞬间是无力的伤,无可避免。

 

你在街上走着。你知道你会遇着谁,不会遇着谁,谁在路的那边,谁不在路的那边。街道如新,诸多事物迎面而来,然后擦肩而去,纷扰亦如是。阳光很好,你可以想象到落日的辉煌,霞光铺满天际,召唤着驰骋远方,自由,无以拘束,何曾受拘束。小小的屋檐,四角的天空,梧桐月影,滴落的细雨寒漏,没有拘碍自在的脚步,做一只自由的鸟。

 

你来过。你相信这一点。越来越多的画面,越来越多的讯息,是丢失的记忆试图回来麽,你不确定。有一个你麽,你看着影子,依然怀疑。路途能通向你麽。你在原点彳亍着,山峰,山风,山枫,山花烂漫时,你将脚印搁置于此。透过枝叶漏下的光亮,刻画着模糊的剪影。

 

那是怎样的故事?骷髅们认真地活着。相似的灵魂即使聚在一处,还是深刻地孤独着。字,千百年来孤独地站着。起承转接,一滴小水滴能体验多少?江水路过神女峰时,会浮现什么念头?甲骨文是否读懂这个浮躁的世界?那些不变的静默,江水也带不走。整个空间密密填充,无所增,亦无所减。

 

守着愚,守着地老天荒。谁能离开谁,尘埃不是一粒,它们成片,降落后静静的一层,它们会相看无厌麽,白发如新,倾盖如故。大抵无知,所以无惧。对过去不作辨识,对将来诸多想象。前事已无更改之必要与可能,而后来沿着固定的轨道,因既种下,果必循之。与心境无关,事物演变的进程,人于其中的作用少之又少,至于忽略不计。

 

没有消息是好消息。可是谁会知晓一切,知晓彼此的关联,必须传达,即使相隔遥远。无数个你,从摇篮到坟墓,交替掠过。你会不愿意这样的生存麽。你望向天空,似乎星星藏着答案。然而这答案不会走出心的原野,无边无际的原野,要藏匿是轻而易举。你不想迷路,这犹如干渴的沙漠中一点绿意,绝望的人看见希望,求生的意识无法断绝,你却一直在迷途。或许你本身就是歧路的一部分,任何的选择都烙刻着歧途二字。这不影响什么,真的,死亡不请自来,和影子一道赴约,也不会遭遇苛责。

 

真相果是不易于接受,无非是看着谁先化为尘埃。情在其中,所以不忍皱纹爬上你的脸庞,而对这一切,除了接受,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去做。苍老的阴影渐渐拉长,终究无计相回避。你会在麽,一直在,了无痕之后依然在。

 

2009-5-2 0:41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