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窗外的树及其他  

2009-05-20 18:33:48|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有一棵树,它长得足够高,可以与四楼坐着的我齐平。夏天是树们的季节,叶子各种绿都有。挨着屋子的是一个不小的山坡,树与树密密地站着。与冬季显然不同,太多的枝蔓,不容易看到泥土。刚才立在窗边,对屋角的几行蔬菜想辨识一下,认识很少。突然很想念茄子,紫黑的茄子,长长的,圆圆的。看惯了南方条状的茄子,初到北方那圆圆的模样难以相信也是茄子。

 

这棵树很高,当然远一些的地方还有更高的树。因为距离远,便没有更多的亲切了。中国联通信号塔大约有落地窗高度的四分之三,而树约至二分之一。除了树让人亲切,会说着风的语言,这片绿色上的兔子们总是静默着,也很亲切。雨将叶子洗得干净翠绿,兔子们因为天的朦胧有些游离起来。

 

那也许是夜幕快降下了的缘故。你定睛一看,它们还是在那里,没有变化。今天是5月20日。前年的现在我坐在车上,一直穿行到灯火里。秦淮河的灯影,到如今应该还在水面荡漾着罢。因为这个日子,好像有些难过起来。然而,你听《巴格达的星星》,是谁填了歌词为你?

 

其实已经记不得歌词了,也没有找来看的必要,只要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情就好,回忆无非如此,没有多少细节,也没有多少情绪。很感谢朋友们传的音乐,在余下的日子里可以聆听。也很高兴自己以前的随性,想听什么便去下载,那些一闪而逝的东西像一扇门,推开门走入不同的世界。音乐或许比书本容易阅读,虽然并不容易读懂。说到书,我最近在读一本书,提到必须使用“很有分量的词句”,我很心动,然而似乎很不容易做到。

 

格格下个月就晋级当妈妈了,说想看到简单快乐的我。我回答说只要她看到我,就会发现我还是老样子。有时候会开始回忆一些从前的片断,可能真的老了罢。肆无忌惮的时光,还没好好感受就跑得不见影子了。所以,孩子,如果你的老妈说起从前如何如何,就相信她罢,一去不返的青春。格格说太沉重了,我只能说婴儿不宜。这不是低估你的智力,绝对不是。孩子,只有孩子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否定一切,然后开辟新的天空。

 

夏天这时候思维跳到冬的模版里,省略秋的果实,可能我从没有收获过什么罢。一岁一枯荣,除了感谢大自然的慷慨无私,好像不用别的方式去表现,只要活着。会走进困境,必须回答什么,必须做什么,必须……,而这些总让我怀疑自己的存在。梦中的你不会害怕,梦中的世界像一幅画,我总是会醒来。

 

下了雨,直接淋成落汤鸡,我很喜欢。可能我一直在等,等雨。我甚至这样想,或许一直以来都没有遮拦罢。那裹着的布算什么呢,在自然的眼睛里,在上帝的眼里,如果有上帝的话,都是赤裸裸的来或者去。我不知该自豪还是不幸,不会隐藏自己,脸上可以直接读出。然而有一种可能,这样说的人是十足的虚伪。

 

路面上有很多小青蛙在跳,它们从路的这边到另一边,然后跳到草丛里。这是它们的地盘,路人是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匆忙的脚步,无意中会伤害多少生灵?我放慢脚步,我还是害怕成为一个凶手。只是,对于罪恶,已不能清除。

 

2009-5-20 18:22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