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无忌  

2009-05-31 22:00:29|  分类: 一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站在奔驰的列车上,一点感觉不到变化。时间即使流逝了,记忆是那么牢固,不肯改变一丝一毫。齐鲁青未了,我已经不记得无忌具体的位置了,然而他终究是在的。每一个站台下车,会遇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会不会把从前远远抛开。很想告诉谁一句话,活是活以后,而不是活在过去。那个谁是谁?

 

我找到无忌的下落了,历史的碎片。我有时候为自己吃惊,会从记忆深处挖掘出什么来。或是我太固执了罢,我始终相信,只要是想念,那么在时空的某一处一定会沉淀出印记。谁能相信,在15年后的今天,我又遇到了无忌,从网络的这端,去打捞起一位好兄弟。

 

当无忌说自己无可奈何,仿佛是小说里的那个无忌一般,我却狂笑,身为名人也不错。阿蛛和曾阿牛的故事,有一首美丽的诗写他们。美丽用在这里或许并不正确,因为诗句有些支离破碎,不能看第二遍,而他们的故事也是残缺不全。容易凋谢的花是惊世的,容易消逝的情感是凄美的,从这角度而言,纯真的日子就可以称之为美丽的诗行。曾阿牛醒了,所以那些纯净的美好的东西离开了他。无忌醒了,却只有醒在痛苦里。

 

巧合是什么写出来的?如果不是这句“一片降幡出石头”,我不会找到自己的出处。金陵,一片伤心画不成。我是谁?我不是宝玉,不管是不是真的假的,我都不是。我还是做一块石头好了。当然,因为久沉江底的缘故,所以有些历史,有些旧痕。我是石头,我想要看的是无忌怎么就变成了无忌,令狐冲怎么变成了令狐冲,或者东方不败为什么还是败了,

 

15年前,我就开始和无忌拧上劲了。无忌不爱说话,不过人算是灵活,比如眼睛,漆黑的那种,灵动的样子用沉静掩盖,我总想看见无忌忍无可忍的样子。我这回忆显然有问题,到底是他惹我,还是我惹他?或许因为兄弟的缘故,不想他太沉郁。我每每站在地上,那神情是“有本事你就下来。”而无忌却坐在床上,一副“有本事你就上来”的神态。大抵这种对峙各有输赢,输赢的结果都一样,喝一场,很沉默的喝一场。

 

10年前,我们还来不及兄弟式的拥抱就各奔天涯。我记得打过很长的电话,在一个门厅,人来人往,我对着那台插卡的电话机站了许久。那时的无忌不知是什么状态,也许就在小昭、阿蛛、芷若、赵敏里面徘徊罢。我们讨论了理想梦想之类的东西,居然很一致,就是到一个人也不认识的乡村,安静地过一辈子。对于这个村庄,甚至想好了名字,好像第二天就可以出发了一样。

 

5年前,无忌不再有什么音讯。也许是我忘了去联络。我实现了理想去一个不知名的村庄,无忌那地方估计也差不离。所以说兄弟间总是有默契的。“一片降幡出石头”,我们都被生活所降伏。

 

三天前,我决定关掉石轩,这是应该的。可是我看到了无忌,不用关了。近来我总想着是谁在倾听,或是谁在诉说。不为什么,就是倾听,就是诉说而已。我遇到了朋友,15年前的朋友,现在的无忌是不是当年的无忌?比如我掐指一算,这位仁兄什么时候亲临石轩,难说难说。以蜗牛的速度,即使日夜兼程,也要一两年,谁让他是无忌,而不是别的人。对此我很有耐心,因为无忌是我的兄弟。

 

我打捞起了你,无忌。或者我需要从前那样的朋友。你呢,你是否能接受现在的我?

 

人世几回伤往事。这些年离索,也够久的了。

 

无忌,你愿不愿意,我们还是好兄弟?

 

2009-5-31 21:0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