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关于5.12的一些记忆   

2009-05-06 21:10:55|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桂林去成都的列车上,遇到小铁匠,网名没有记全,末三字是小铁匠。其人并不小,年岁或者身板。地震的时候他在雅安家中,以为是山炮的动静,然而还是去了铺子里,遣散员工。随后去学校接孩子,放回乡下老家。剩下能做的事情是在网上发关于地震的消息,组织朋友运送一些急需物品,并非男儿不落泪,那情景让人不由自主泪流成河。他说起这些事情已不动容。生活是要继续的,你说不是麽。最终以一个无需回答的问句结束话题。列车驶进成都时正好百日祭,而如今即将周年祭了,挂心的一切不知怎样发展着,走过的地方魂萦梦绕。

 

此后并无小铁匠的下文,他的铺子想来早已复工,经历的这些会让人更看清生命,珍惜生命。若不是聚源中学与汉旺镇填满了身心,石不该失落其余的印记。因为石亦是铁匠,名字一致,确有切磋的必要。

 

此次去成都事先告知了大毛,大毛是支教志愿者,相识于兄弟连。在地震中发生后,大尉带领着一批来自祖国各地的志愿者辗转于每个角落,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兄弟连。经过安县黄土镇快乐帐篷小学留下一批兄弟做支教老师,其中就有苏善生,盼望,大毛,雅晴,还有很多很多。大毛这名字系口误,原是大茂,却也因为亲切的缘故,之后大家一直不愿意改。兄弟连的故事很多,总有一天会有人细细述说。

 

因为时间已过去近三个月,临时成立的帐篷小学在早先根据放暑假的指示已就地解散,各地的志愿者渐次回到原来的地方。大毛回到成都,后帮助其他志愿者办理助养小孩事宜往返于路途。在又一次去汉旺镇之后,流露了些许抑郁,人在卸去重压之后反而更加不容易走出情境。这让人很担忧,也因而决定不让其陪着去聚源中学与汉旺镇,却一定是要见一面的,这个快速成长起来的学生朋友。

 

大毛依旧忙碌着,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从汉旺镇回来的时候觉得路途特别漫长,抵达时已迟到一小时。没有意外,一眼便认出了彼此,在座的还有兄弟连的另一位兄弟无语。算是高级待遇了,无语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个人说明:四川亏欠全国人民。与无语、大毛没有过多的隔阂,彼此一见便引以为朋友,不想刻意去回避什么,然而还是潜意识地不去谈及地震中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渐渐恢复正常,日子一天一天到了又离去,生活继续着。无语其时受伤,打着绷带相见,让石感动,后来送石到了住处附近,很是尽了地主之宜。

 

和大毛散步,说起照片事件,他摇摇头说是鬼使神差,那一刻头脑一片空白,等意识不妥时图片已经发了。其实可以理解的,真实总会以它不能被接受的方式出现于眼前,很多时候是人为地进行掩盖,出于各种考虑,却没有任何办法,予以驳斥。因为那是善意的,那是一种保护,保护他人,也保护自己。对于新的学期,大毛有更清醒地认识,对于兄弟连他决定毫无保留地投入,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见到无语和大毛无疑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如果石能意识到其后情绪几近崩溃,绝对会多留大毛一些时候的。在路口送别大毛,回到一个人的住处,突然间安静下来,白天走过的地方一点一点回到脑海里。这一刻才发觉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夜晚,哪怕一小时之前还是笑着谈话。没有哭天抢地,没有鲜血的痕迹,没有多余的人,只是瓦砾,只是空寂,还有一些封锁的标识与军队。石泪流满面,绝望中幸好还有小鹿。小鹿说在看到那天拍的照片后就很理解石的情绪何以失去控制。

 

石以为自己会在地震的第二日跳上班机,却在百日才踏上这片土地。这中间多亏兄弟连收留,也因为有77的劝勉。于石而言,77是很特别的朋友。石不听从任何人,却还能求助于77,并且77绝不会让人失望。相反地,石倒是令77失望,石没有达到其要求,哪怕没有要求。

 

石不是一个珍视生命的人。在地震之后,认为首要的是修复都江堰,若是历史出现断层,当代人无以推脱,毕竟千年以来奇迹在这一瞬间消失,何以面对百年之后的责问。地震的时候,石想到的是尽快搬离危险地段,远走他乡,忽视故土难离的天性。77的回复让人充满信心,都江堰受损不多,而北川的重建会一直跟进,放下手头的一切事务,百事以此为先。同时婉转地表达了批评之意,尽职尽责便是对灾区的援助。

 

直到现在,77大多数时间驻留在北川,选址与选重建方案,并将纸上的蓝图变成现实,其耗费的心力可以想象。这不仅仅是一群人的辛劳,而是汇集了许多人的聪明才智勤奋肯干,所以会顺利地看见明天的美好,从而抵达美好的明天。

 

小剑一直在绵竹,小剑的一切在地震中化为泡影,幸运的是宝贵的生命还在。他一如从前的乐观,休整一年重头再来。还有一树,损失之外便是所得,在大地摇摆中安睡,谋划着重振举措,越早越好,并一定会超越过去。

 

临别时见到了周三,经历生死之后,周三神情淡然,察觉不到忧伤。他说已是都江堰市的荣誉市民,因为组织客户志愿者在路边给过往车辆修换轮胎。他没有过多的说起死亡,虽然当时触目的都是死亡。生很容易,死也很容易,活下来的人要好好活。安宁与惶恐相比,前者是多么幸福。惶恐的日子过去了,内心的创伤会存留许久,人是坚强的,任何困难都会让路,因为全国人民在一起。

 

周三谈到了今后的打算,一个安稳的三口之家,一份养家糊口的较为安稳的工作,几个老朋友,很简单的目标,很平凡的一生。成都几乎看不到地震的痕迹,或许一百天已经是重新开始的时间,可以迈向明天。

 

地震之后,有很多被漠视的东西显现了出来。救灾,重建,乃至今后的生活,人与人之间温暖的关怀会一直存在下去。有小铁匠,有77,有大尉、大毛、苏善生、盼望、雅晴、无语,有小剑,有一树,有周三,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正是有这些平凡的每一个人,有热切的每一颗心,汇聚众人的力量,填回了巨大的空洞。无论是自救,还是援助,伤口慢慢结茧,疼痛有所减轻,当然彼此都明白,疤痂的脱离是无比漫长的路途。

 

事故终究变成故事,还有多少人能记得当时。随着5.12的临近,兄弟连组织重返活动,石不能参与。这是令人遗憾的事情,唯有诉诸文字,以免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记忆会消失。

 

2009-5-6 19:3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