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06-05 00:18:10|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里看见昏黄的月亮,农历五月十二。风越来越大,拍打着窗棂。躺在地上,似有睡意,早晨六点起来有些倦乏。猛然间,如一束光照亮混沌,乍见因由,有一根线串起周身脉络,轻轻一提,皮囊顿解,拿捏得恰到好处,胜似庖丁解牛之浑然天成,石像那开背的虾,留下空壳。

 

这是真麽。这一疑问,可见石之虚伪,所谓求真,皆为自欺欺人。或许有其余的解,然不可否认,是部分,甚至是目前最全面的结。石又是懦弱的,不敢面对。

 

一直以来在推雪球,忘了是哪一年的一场雪,雪球已高至楼顶。是一个玩笑麽,能坚持许多年。如果世界里不曾有雪飘过,为何有雪的想象,令所有的夏如置身冰窖。

 

由结而成的团拉扯着太多的线,线头却只有一个。这一刻,那根线是不是唯一的,若是唯一的线头,能将度过的光阴直接反转,中间的错无以修补。只有逃避才怀疑罢,如果逃是可行的方法,怎么走入死胡同。

 

只是一层皮,只是一个皮囊。可是揭去这层皮之后,谁还是当初模样。每次去找意义,都沉积了灰,若干年堆积下来,竟增厚了近一倍。问题在于,是以原先的底层为本源,还是以现在的浮沙层为基础,二者密不可分。已附于骨髓的沙石每一点的剥离都会痛彻心扉,是对从前迈出的每一步的否定。否定的最终会使岁月成为空白,丢失一部分生命。这部分在近些年来已经定义为生命本身。

 

起点与终点终于连接了,然而感觉不到欢喜,袭来一阵复一阵的苦楚。活着是这样麽。不断全盘推翻,不断一无所有。原来所有的投入,所有的倾情演绎都是幕布上的悲欢离合,未曾及义。

 

如果这便是真,石怕是要做一个虚伪的人。误入歧途而言,早已不在正确的那条路上了。所以别去修订犯下的错,世间的错不能叠加,相消。让从前仅仅是从前,而现在只是现在,至于将来,将来是不可揣度的事,无限可能,或一成不变。

 

有人说爱是这世上唯一的路,足印将会永远停驻。能与你在生命的转弯处同路,这一生将不再孤独。这地图上指示的路会不会通往你心深处,不得而知,当是希望罢,当是梦想罢,不回头。

 

岁月已然仓促,当你离开了地图,剩下的人应该把旅途走完,而不是回到最初。

 

把线放回原处,把石组装,一只弓背的虾。虽然作为虾免不了烧红来吃的下场,能醒到最后一刻,无疑是一种恩赐。世界需要赞美,哪怕言不由衷。总而言之,这世界是可爱的。

 

2009-6-5 0:04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