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依稀归程  

2009-06-08 16:14:08|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着归去?一切很简单,事实亦证明,许多枝节只是自己多虑。

 

旧模样。那些音容,明明熟悉,却已经叫不出名字,更不知晓彼此的关联。村前的那口池塘,仿佛小了许多,而房子越来越多,越来越新,印象里原本沉睡安静的小山村,已经变成繁忙的地方,一路上不断有车鸣笛而过。

 

年前,朋友把老家的房子拍了些照片寄来,说历史在其中,那些飞檐,那些壁画,不比古镇逊色。也许,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小时候的我们更不懂珍惜。那次在飞机上随手翻书,看见一个村子的介绍,风景如此熟悉,而名字竟然相像。直到此刻,我还是不能辨别,是我所在的村庄,还是别处,或许,这片土地上这样的地方很多很多。

 

出走的人们都好麽,在原地的人们可好?当我步入村子,我涌起诸多的惦念。每个人的境遇都不同,辗转的人们是不是梦回故乡?出走时稚气未脱,风雨中成熟,城市是怎样的概念,在村里是想象不出来的。有一点是肯定的,走出来就没有回头路,也不想着后退。

 

以何为生?这个问题显然超出了叙述范畴。追求是怎么回事?或许有所谓的前瞻性,更多时候是顾后。朋友曾聊到这样的问题,百年之后这骨灰放置何处。父母一辈或许放回老屋,浮萍的人落脚何方。老屋最终会颓败倒塌。画像里的人有谁相识?

 

我对着画像,我想起过去的那些时光。死亡是必然,而每一天的流逝越来越残忍。我起身走来走去,我走在旧时光之上。有一双眼睛,曾经蓄满了关切,视线交错时已然陌生。若不是旁人喊着名字,我不能确定。你说,回来是为了什么。不回来是不是更好?

 

一抔黄土。那年外公走的时候,我没有哭。我一直认为外公在,一回首就能看见那慈爱的面容,是外公佑护着迈出每一步。许久之后,有谁记得?相关的人不是保持沉默,就是渐渐老去,记忆模糊,充满不确定。没有什么重要,如果能被忘却,也说明了这本身没有记忆的必要。人,是怎样遗忘了自己,遗忘了那些血脉相连。岁月,剥离了人生,也抹去了印痕。

 

苍老,我恨透了这样的侵蚀。我握着舅舅的手,一双经年累月劳作的手,什么时候能停下来歇息。说起在外的儿女,舅舅显得有些落寂。忽然之间,那满地跑的孩子成家立业,儿孙即将面世,才发觉自己老了。

 

我坐在外婆的身边。我轻抚着外婆的背,很轻很轻。我喜欢这样的时刻,我想起从前的自己很任性,一定要走,一分钟也不要停留。我无法弥补些什么,因为亏欠所以越发的逃避。我只能一遍一遍重复着那句话:您好就是大家的福气。

 

我害怕生离死别。一夜之间苍老,我已经明白其间的意味。我却缺少承担的勇气。依稀归程,故乡无法走出,哪怕天涯海角,都会深深念起。

 

2009-6-8 15:57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