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如果 爱  

2009-07-01 20:51:50|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忏悔录是怎么写出来的。当小石偶尔地回头去想,只能想一会儿,不得不把这无边的思绪停下。不能再想下去,似乎过去是不能剖解的过去。然而,过去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一天一天累加着,负重着,渐渐成为一座看不见的大山。最后小石只有叹息,只要想,总能想出些什么的。但是,不想显然更好。

 

小石收到一个讯息,大意是说小钟摆正路过,大可以相聚一场。当然,这绝对不是钟摆自己提起的。小石便给钟摆打了电话,闲闲地说了几句,没有问在哪里。如果钟摆愿意到此一游,自是欢迎,却不必太热烈,小石也知道,钟摆是不会特意来访的。

 

钟摆其时从某处流浪而来。流浪是很好的词,没有人收留,所以是流浪。而收留,却有很多种形式,收留的主体也各不相同。后来小石才知道,钟摆那时刚离婚,从南走到北,从西走到东,无非是忘却一些,只是,有些东西是忘不掉的。

 

钟摆是小石的学兄。这个称呼是无数次探讨中得出来的。事实胜于雄辩,小石同意了,因为钟摆懂得许多,值得以兄相称,可以学习的兄长。年龄很多时候表明不了什么,尤其对于小石这一类某项值为零的人来说。

 

钟摆写过小说,很早的时候说过会给小石一本收藏,一直没有,再问却不给了。因为钟摆认为写得不好。小说记得结尾,是跳楼场景,细腻至极,心理刻画真实,细节把握入神。多年以后小石还是能记得推开窗户时的那束阳光,转身前的大衣镜,人像与灵魂是如何一致,又如何分离的。然而说起来的时候,小石还是认为结尾过于仓促,整个故事的叙述打了点折扣,那种平缓被打破。钟摆说后面赶了些,要结婚了,想在此之前把计划要做的事情了断,从而开始新的生活。

 

开始新的生活。小石站在山谷里,一片蓝天。钟摆是一贯的回复:在路上。如果是电话,可以听见大喇叭的声音,当然钟摆说那是别人在按喇叭,像他这样的善心人士,断不会如此行事。娶妻如车,看来钟摆是要与车相伴一生了。

 

怎样的开始,注定有怎样的结束。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小石的思想达到了这一高度。一个事件,发生,进展以及划上句点,有着完美的轨迹,甚至对称图形。归档备案的时候让人欷歔不已。

 

钟摆有飘逸的长发,有一把极具特色的嗓音,玩乐队的人不是盖的,有不少爱慕者。那是充满热情与激情的年代,青春年少。钟摆租的房间每每成了聚会的场所。他倚在门框,看着她在狭小的厨房内忙碌。细小的汗从额头沿着脸颊摆开,而鼻子周围是大颗的汗珠,外面的太阳,加上热锅大火,气温又增加了三度。嫩嫩的皮肤,是自然的颜色,没有太白或是过于黑,原来真皮的感觉就是好。钟摆心里笑着,脸部表情放松了许多。据说他是以酷出名,只是自己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酷。是指表情太少?天知道,那些空空的脑袋里装了些什么。不过,她例外,她不让人反感。钟摆开始认为自己的身边需要一个她,而她正合适。

 

是的,他和她正合适。无论过去了多长时间,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她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于是在他生命历程中占据了合适的位置。

 

小石遇到钟摆,原本也没有什么话。直到有人提起她,小石来了兴致,似乎要一路看着他和她的故事,他们会走向哪里,是中途转弯,还是永远的永远。小石不相信永远,却希望有永远这东西,或许爱情在别人身上是永恒的。

 

事情的演变出乎意外了,也许意料之中。钟摆去了趟国外,还是没有进展。终于在某个时间,协议离婚,还给彼此自由。她是不想回来了,而钟摆是不可能出去的。与爱似乎无关,婚姻代表的是背后的家庭。

 

当两个单独的个体相遇,彼此好感,爱情的味道,决定在一起。面包却是首要问题,精神需求只有退居其次。没有祝福的婚姻是不是不会长久?而有多少人吝啬于给出祝福?当爱情还原到生活,当热情渐渐冷却,还有长长的时空阻隔,一些影子就开始聚拢来。在爱情大放光芒的时候,这些影子都是隐形的。它们不是不存在,只是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潜伏着,适时反击,以证明它们的观点,爱情对生活来说是不必要的。

 

生命是延续的。作为其中一个环节,两头其实已经固定。世界大战是不是可能?星球大战至少十分遥远。地球无须外星人入侵,在孤独地自转之后确定会灭亡。

 

既然消逝没有任何一点疑惑,中间过程的起伏无非是微微波浪而已。浮尘,浮往生,或往死,漫舞的尘埃。

 

钟摆是努力了的,努力的结果是看清楚了不可逆转的事实。顺其自然,顺着河流的沉沉浮浮,就当去游了一回仰泳,浮在海面上。家庭却是最不会背叛的,武断蛮横之余,还有着坚定。为人世的可悲默哀,不如为自身的卑微哭泣。当发际有了银白的痕迹,钟摆终于体谅一种衰老的无依。

 

年少时无论多么叛逆,在秋季,在这个奔三奔四的年纪,知道了为家付出。不指望下一代人的孝道,却不能不承担肩负的养老义务。这是浑然一体的。即使生命终歇,还可以坦然,在最后一瞬间,是完美的句号。

 

个体必须系于链条上才是完整的,虽然不再自由。小石走在铺满石子的路上,这是一种选择。钟摆也是一种选择。尝试之后才知道一些是不能去尝试的。

 

海是温暖的。透过蓝色的海水,世界有了朦胧美。海水是咸的,然而人们还是向往着大海。谁说是眼泪汇成了海洋?汪洋上多变幻,每一分钟都不会静止。

 

孤独与生俱来。不会原谅,小石、钟摆、她,每个人都清晰地看到了远离,然而无能为力。不原谅只会是自己伤害自己,可是,人除了自我伤害,互相伤害,真的没有其他作用了。

 

如果,爱。

 

2009-7-1 17:59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