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与徐州有关的人事  

2009-07-19 19:26:26|  分类: 一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想要去的地方,其中之一是徐州。徐州是很久很久之前就在脑海里了,可以推回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徐州站应该是不陌生了,我甚至怀疑自己在列车停靠站台的时候还下去走了一走,当时无相机,也就无凭证了。那些火车票是不足为证的,无非是提供了可能。事实在经过时光收藏之后,会发现有很多种版本,供人选择。

 

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对于徐州。徐州这地名在眼前不断晃动,心底有个声音说,该去了,该去了。这状况让我记起一个朋友说过的事情。这朋友因为签名石,竟然对周围姓石的人另眼相待,无故地找对方的茬,甚至计划令其辞职。听到这消息,我失语。爱和恨真是一线之隔。虽然最后误会消解了,然而在我的眼中成了复杂的代名词。

 

现在的我很像那个朋友的境地了,无论与徐州有无关系,都放在徐州这地方。徐州属于江苏省,然而列车在行进路线中是先踏入山东才到徐州,让我的可怜的地理知识显得更加贫乏,我最开始是把徐州放在山东境内的。到徐州大概十多个小时,不远也不近。去年这时候我以为自己坐车二十四小时不大要紧,事实证明这是逞能。如今我就虚心接受经验教训,打个对半罢,十二小时为限,以所在地为圆心画个圆,徐州正好落在其内。

 

我一直在想徐州为什么会印象越来越深,大概有这么几个因素罢。首先是自己的失误,将一位朋友安置在徐州,多年未改,即使后来发现错了,却已经是改也改不过来。可见,错得离谱的事情,最开始只是一点小错,慢慢才变成大错的。在一个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间,大抵做的事情是无法正确的。不是数学上简单的负与负可以得正,等于没有负。如果一个人坚信错误里能产生正确的结果来,这是什么样的人呢。

 

即使越过关于正确与错误的评判,我也避不开一个把月亮扳下半个来做路灯的人。是的,这位高人出没于徐州。我可以将错误的东西全然抹去,删除记忆的某些节点,然而对于天上的月亮我只能空余叹息。是遗落了半个在徐州,所以夜晚的星星不亮时也只有半个挂在天空。人是这样成长的,先遇到一个菜鸟级别的,练习身手,晋级什么的,接着遇到深不可测的高手,一味挨打。落后是要挨打,不落后也要挨打,在游戏里注定了是挨打的命。游戏外面也是如此。

 

幸好这些都与徐州无关,至多是我强加给徐州的。事情却走到了另一个方向,我的的确确有两个在徐州的朋友。这两朋友都认识很久了,几乎是十年。我却是近来才意识到是土生土长的徐州人,和徐州还是有渊源的。徐州仅仅是一个虚幻的地方还好些,空空来去罢了。有两三朋友就随意不起来了,过而不访情面上很难讲得通。这矛盾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是不去徐州,绝无什么后顾之忧,什么情面问题。

 

说了半天,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想,应该是解释了为什么出尔反尔,答应去徐州然后又变卦。至于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以为前面的解说足够深了,深藏不露了。

 

我在否定什么,在肯定什么,文字可能真的是用来抹墙的,天花乱坠一番,能忽悠了谁就是谁了。徐州和我无关,这是最重要的一句话。

 

2009-7-19 16:0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