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七月,逝去  

2009-07-31 23:58:48|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逝去 - 石 - 石轩

 

好了,这是七月的最后一个小时,该留给自己了。关上灯,静静对着相片坐着。你看,相片的上方有自由的云朵跑出了视线之外,我想躺在云朵上。蓝蓝的天,随意卷舒的白云,一片、一块、一线,那才是灵魂栖息的地方。

 

然而我们只能坐在山的这边,望着远处的山,或者脚下的人间。能这样坐着也很好了。阳光暖暖地照在背上,房屋静静立着,似在倾听风的见闻,钟声悠扬,和青青的草儿们看着时间走过来又走过去。每一片瓦都带着沉淀的记忆麽。当我们的目光一点点移过去,太多的静默,已无法阅读。

 

那天的阳光很好,那天的山坡很好,那天的钟声很好,那天的云朵很好,那天的人间很好,那天的我们也很好。现在的我就这样想着那天的好,那天的安然。在这夜里,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我如置身阳光之下。

 

对这个世界,我所感知的似乎没有一样是正确的。错误地活着,错误地看着,错误地沉默着。我喜欢纯净的天空,纯净的世界,可以灰暗,可以阴雨,但要纯粹。匆匆地走过那几块开垦出来的地,成熟的蔬菜已经收获回家,散落的种子却再一次发芽,抽叶,固执地看着这个世界。

 

这个七月,我做了什么?去年的七月,我在一个角落,煎熬着远方的煎熬。前年的七月我行走于草原沙漠,骑马或者骆驼。再往前,零六的七月,我坐在屋檐下听雨,阅读院子里砖块的生机,石缝间的绿意。零五年的七月我茫然地走向未知的地方,开始新的飘零。记忆似乎到此为止,由零四年朔推回去,那过去的三十年里的七月,都没有多大变化,记得与不记得缺乏必要。完全可以重复出来的日子,那种反复,或者越少越好。然而当时以为最好。岁月一拉长,回首的时候,才惊觉什么是浪费,什么叫做无可遮挽,逝者如斯夫。

 

我不知道将来会怎样回忆起即将结束的七月。温度很高,有日全食,有一场雨,有一些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当然,我从不认为消息有好坏之别,那只是陈述事实。福祸相依,焉知非福。再多的消息也只是组成七月日子的一部分,是生活的一部分。对于生活而言,七月太渺小了,中间发生的事情由前半年堆积而来,甚至连着八九十月而去,于是,少掉了七月也看不出来差异。唉,每一个日子又有什么重要?

 

在我,终究是不一样的了。除了变老之外,还有别的意味。不过,很有可能,这也只是老的形式,是包含于老的定义里。日子的累加,唯一的体现是日益老去,记忆开始出错,健忘。

 

七月,没有任何值得欣喜之处。失望的依然失望,而阳光依然热烈,想要蒸干多余的水分。就这样罢,七月,还是看看那天的阳光,那天的青草,那天的我们,安静地坐着,在人世之外。

                             

2009-7-31 23:43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