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喝茶与打铁  

2009-10-14 14:54:17|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设想好了,当你来的时候,我们一并去熟悉的地方,这个地方也许你忘却了,也许你不曾履足,没有关系,它始终存在你的心上,我们一并去找,然后住下来,余生相依。

 

你比我大,所以你就守着桌子,喝着茶,和过往的路人摆摆龙门阵,看又一个夕阳挂西边。呵,真好,终于可以一起看夕阳了。如果有人不着急赶路,你们就可以下几盘棋。我喜欢看你下棋,运筹帷幄,樯橹灰飞烟灭,气度与气势无可比拟。这些不会因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岁月的痕迹反而更能显出你的从容不迫。

 

我比你小,所以我挥得动锤子,我还想着打铁。到时候没有多少人会用镰刀、锄头了,所以这不是营生,只是用来打发日子。再说了,我也老了,连剪刀这类细致些的活就干不成了。你说,我一天能打多少呢?一把锄头麽。

 

我们去村口的老榕树下,你摆你的茶桌,我拉我的风箱。这棵榕树很老了,比我的岁数还大。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它就已经长得很大了,要几个人才能合抱得住。如果有小孩不听话,孩子的母亲就会说是从树边捡来了,要放回去。于是,调皮或者哭闹的孩子马上就停了,变得很乖很听话。

 

小时候的我也是害怕这榕树的,榕树边时常会有哭声传出来。我相信,有一些孩子就这样被扔掉了。所以他们在哭。如果我在一旁打铁,丁丁当当的,就像做游戏,他们会不会快乐些?你一定懂得,我内心的恐惧,我渴望与他们作伴。在那个年代,活下来的每个人都背负着几个人的身影,有的甚至没有名字。

 

你会陪着我麽。等我渴了,累了,就到你的身边歇一歇,喝碗茶,看你下盘棋。我等了很久了,有时候我对你生气,难道你不担心我会等不下去麽。虽然我相信自己的身体,虽然我一定要让你先走,不能让你一个人活在世间。可是,偶尔我也会变得没有耐心,一辈子终究是太漫长了。无论如何,我不要你经受失去的苦痛,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这样想,我就又充满信心,对每一个到来的日子微笑。

 

我是坚硬的石,我是硬朗的铁匠,即使你一再迟到,我还是等下去。还有一件事要交代,咱们只是喝茶与打铁,无法购齐生活所需,所以你一定要带些积蓄来,我担心我的一生所得太少,不够咱们喝粥。我会很努力地工作,可是,你知道,我生性懒散,盈余无多。

 

数着日子,你看你又迟到一日了。就当你在为以后的茶钱准备罢,我原谅你了。哪怕我们在西北风中冻死,你也会愿意麽。我会比你多活一秒,你在我的怀抱中离去,我答应你。

 

夕阳下山了。我们回家。

 

2009-10-14 14:35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