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春山野渡  

2009-10-15 19:36:25|  分类: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山野渡 - 石 - 石轩

 

 九哥说小石这么爱喝酒,有没有醉卧江中?其时兴起,便约了同往绍兴听篷船夜雨,除了酒坛子,什么都不要。

 

九歌,翻来看,一顺手九章,九辩,九怀,九叹,九思,一并翻了过去。惟离骚为长。可惜石至今不懂,不能入味。信手间,偏好怀沙。句子里,念念不忘王忌之哀时命:心郁郁而无告兮,众孰可与深谋?居处愁以隐约兮,志沉抑而不扬。七谏似乎文采斐然,然无心读矣。

 

因为音近罢,由九哥去翻九歌。九哥已无音讯。或许偶有消息往来,石常常不复,亦不求证姓甚名谁。潜意识里各自生活忙碌,不如就此相忘于江湖。大抵为你所挂牵的人,多未将你惦念于心。谁念着谁,亦无必要明了,该念起时念起,越少联系越好,直见淡淡的一痕,连入天边的地平线。

 

春山野渡,是一位友人居所之背景,石收了来,时置于桌面。先前有一幅水墨,更见空灵。一经着色之后,温暖几多。这静静流淌的河,或许如婺源夹岸桃柳的溪?在绵绵春雨里迷蒙一片。然而隐约中的山形又似漓江边。那线条,比水还轻柔,软软的,世间多少丹青手也未必能描摹一二。只是不知这山村在何处,小舟得以泊歇。

 

所有的水以雄奇险秀而言,集于长江一处。九九年中友人约行,终未应之。待零七年乘流而下,景致已多变换。说到此间的变故,亦有友人悲愤万分,语曰:三门峡或是三峡之前车之鉴,然国策安邦,微人言轻,终奈何。

 

长江所忆,惟秭归耳。白帝城边的猿声,奉节县的典故,丰都城的传说,在慢慢升起的水位里远去,最不能忘的是秭归。据说已另择新址,改名或新建之。有甚意义,如此一来,尽数归于国家档案馆,岂不是更显重视?

 

行数步即可见标尺,注明水深多少米,届时将被淹没的位置。据10月12日新闻报道,截止12时,三峡坝前水位已升至164.55米,逐步接近175米最终水位。在最新发布的三峡水库试验性蓄水滚动计划中注明17日20时水位为168.06米。屈原祠及屈原大夫墓,现不知几何。留待手头的相片又有何用。

 

石于宜昌下船,未去往大坝。殊不知,以梯级船闸原理而论,两千多年前凿建的灵渠上斗门运用自如,治水之巧妙,莫出其右。高峡出平湖,真的需要举国之力,促使二三事?国防又一个中心,军备向来促进生产力罢。也罢,三峡的功绩待后人评说,由人凭吊。

 

离骚赋犹在,秭归冢已无,汨罗江上的魂魄不知何踪。

 

李白《江上吟》中有句: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如今也一空再空,空空如也。

 

孤岛。江心惟一岛耳。

 

2009-10-15 19:2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