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分别如昨   

2009-10-16 22:14:04|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突然能说话的学文

 

 

打开电脑,无意中发现沉睡许久的学文能说话了。像是见到久违的老朋友,很是开心,忍不住要写几行字。

 

学文里的人几乎已是十年之交,想来脾性相近,不然能相对十年。记得陈奕迅的《十年》流行时,沐风偶尔还自弹自唱,转眼间,已过去了十年。那个紫色的房间,像梦一样,也是美梦。

 

昨夜做的梦,奇怪至极。居然时间倒流,跑进了歪歪儿、河马、老黄牛他们的高山了。论坛名字是什么山,三个字,我特意想记一下,因为名字起得不错。可是,我现在实在是记不得了。我有些相信我真的去过,似乎里面的人像森林中的精灵,如《魔戒》里的精灵族,个个让人驻足。醒来的时候笑自己,这怎么可能。当我遇到河马的时候,好像高山已经不在了。我只记得与河马一道坐着,其实也有歪歪儿的,因为彼时歪歪儿的名字是了了。每次见到了了,我总想着是何方的空门人物,实在不敢出语打闹,出家人可不打诳语。

 

我想我是想老黄牛了,想这个老家伙日子过得如何,心底里很想有他制作的碟片,也不知是否还是有这爱好。我想我是想河马了,想河马给我讲的故事。我甚至也不管了了是不是高人,我极愿意去遇见。他们就像是一个队列,齐齐地走来,又齐齐地走远。

 

当我梦见高山的时候,我一定也入了他们的梦。歪歪儿的精灵模样在我眼前闪了又闪。在学文失语的长长日子里,我读到歪歪儿的文字,写得很好,我一度认为是写给无声的学文。

 

“你们太厚道而善良,不肯告知实情,只用怜悯的眼光看我。可是,我还是知道了,虽然事隔数月。原来,我早于10.31就离开人世。”

 

这段话,打动了我。是的,群里的人都太厚道而善良,不肯告知实情。是不是每个人都怀着无限感情对待学文,所以至始至终学文温情无比。

 

我怀念一天灌水上百贴的日子,我怀念水流一般缓慢的日子,我怀念热闹,怀念清寂,我怀念一切的一切,或者我想怀念的是逝去不再回来的青春。那些自由随性的日子,那些趴在网上的日子。

 

学文自身有感情罢,不然能在我反复无常的性格里固执地存在,一定懂得取舍,不让我走,于是我走不掉了。

 

十年。如歌词里唱的那样: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以上诸多废话,想说的是,我想大家,我回来了。

 

2009-10-16 21:5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