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有时空望孤云高   

2009-10-19 23:31:04|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遇小剑,说到将来立一亭,书如是联:半江雪赏一帘月,三尺剑封万户侯。这半余年来,小剑忙于做杂志,定于11月18日与12月9日开刊。这两个日子都很熟悉,见着129,小剑自己也晕倒,最初没有想到一二九运动。在高中的时候,学校似乎还办活动,以纪念云云。甚至于九一八,到了眼前,依然无所觉,可见麻木几何。

 

此刻方忆起,另一位朋友亦采编杂志,看来不管所经历如何,爱好文字的人很可能选择一样的归途。闲谈中,有些感叹,朋友不多。小剑倒是很干脆回之:真朋友本来无多。有时候会陷入悲观的境地,诸如对事物的认知。是不是枯坐的最终,是寂灭?

 

狄弟路过杭州,自是相陪。四年未谋面,相貌未有诸多变改,依稀旧模样,孩子乖巧。行一路,鼓楼南宋御街清河坊吴山广场到西湖柳浪闻莺,走走停停。只是时间无多,三时许送上车作别。狄弟在大学四年一直是生活委员,为大家取信。印象最深的的是三个馒头,一碟花生,一边吃着一边去信箱处,风雨无阻。他任劳任怨,也任由着石欺负。那些玩闹,十多年过去了。杭州留守的人不多,原以为会留下的人终究成了过客,寻求最真的梦而去。

 

狄弟一心照顾着孩子,跟着孩子开心。也许,生命本如此,代代相续,无法更多的要求与念想。石看着很是沧桑,生活颇不易,可是谁的生活能轻松自如?也只有劝着珍惜身体,勿多劳累,长久计而非一时,总要慢慢走完一生。

 

坐了一天的车,疲惫不堪。七时许,待到阿忆的家里时头痛得紧,开饭后胡乱吃了一些,其时酒局正酣,顾不得这些,便躺在一边。模糊中,讨论的声音忽高忽低,门也关关合合,很是热烈。蓦然醒来,略微觉得好些,发现谈话也到了正题。向来谈话的主题比较随性,而这一次显然都做了准备,矛头直指阿忆。可怜的阿忆,供大家大吃大喝,到最后接受猛烈炮轰。

 

阿忆是一个很绅士的人。周围的朋友都这么认为,倒不是石一个人特别厚爱。开席的时候为你搬椅子,事无巨细,亲力亲为。阿忆总是打点得面面俱到,为朋友是鞠躬尽瘁,无以复加。身为其朋友,三生有幸。而这一次,大家却狠着心批评,明明知道每说一句都像刀子扎在心上,如果不说,怕会是更加苦痛。阿忆没有辩解,只是反复地说就此打住,然而这声音太微弱了,还没有落到地面就已消失无踪。

 

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是痛苦的,双方都如此。阿忆只是爱,如果爱也有错,这世界真的没有什么是对的了。可是,爱真的有错。也许都想做到不可能的事情,凡事皆有可能却只能是广告语。假设一时的痛苦能换来较为长久的不痛苦,所以在座的诸位都信奉长痛不如短痛,痛下杀手。真的能改变麽。好不容易构筑的暂时的平衡瞬间被打破,阿忆用两年的时间描绘的蓝图被彻底推翻,而六年来付出的辛劳,没有人在乎。以在乎的名义,以爱的名义,言论里是否有爱的影子?到底谁在放弃?是否要在乎他人的说法?是不是可以封闭地生活?痛心无以言表,作为局外人,可以置身事外,可是事情会有怎样的演变?能否有期待的较为理想的结局?

 

继续话题显然很艰难。原来长久以来隐约的担心,竟然成真。人是渺小的,比尘埃还微不足道。争取阳光下的影子,无非是活着罢了。是不是刽子手,是不是帮凶?抑或是冷漠的看客?奋不顾身地参与,参与一场祭祀?阿忆说得很明白,他已经迷失了,他不想他的爱人再迷失。阿忆真的能够让公主快乐地生活在城堡里?

 

理想主义。有些话说了会后悔,不说更会后悔。生命如果无解,生活益发地无解。谁能看得到未来?谁能知道十年之后的自己?坚持是难能可贵的品质,是合力为堡垒,还是分崩离析。

 

或许意识到自己的微薄,所以不敢抗争什么。大抵活得小心翼翼,怕流言蜚语,怕成为谈资笑料。还是要一个广阔的时空,有共鸣的环境,宽松的氛围,这样势必要改变一些本性,收敛些性情,长歌当哭,却也得分场合。

 

一个人可以独立于世间麽,长长的一生。石没有特意孤立,只是顺其自然。阿忆说原来很向往石轩的生活,走进之后也不做设想了。那么,阿忆,你真的还能相信,城堡是她的一切?你在给与的同时,也是残酷的剥夺,请原谅用这么冷酷的字眼。独立地活着,自由自在地活着,是每个人所梦想的。如果任何时候都不得不借助力量,你认为是完整的人生麽。

 

没有人能欺骗自己的内心。倒不是期许有多重要,而是人不得不活在有所寄望的时空之中。自我欺骗可以很成功,相对地也很失败。因为未能在人世间找到位置,所以只能躲避于小天地。也许,阿忆会实现他的承诺,给对方一个幸福的未来。然而,这实在是一个无法笑谈的决定。

 

人,究竟什么是人?强大的同时如此脆弱。均衡在这里再一次流于形式。不可预见的未来,不容乐观的明天。

 

碎了无数次,才能变得坚硬如石。是否要尝试?窗外的雨一阵一阵,迅猛地来,然后毫不眷恋地停止。时光之于人类,也是这般不留情面罢。

 

如果,你能读到这个文字,请你相信,石不愿意你走入石轩。你应该活在人群之中,你知道麽。黑暗是暂时的,希望你与光明同行,而不是沦为暗夜的一部分。你有些日子没有晒太阳了,肤色过于苍白。

 

无论多远,石在石轩,你一转身就能看见。你知道,茶为你准备着,每时每刻。

 

2009-10-19 23:18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