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2046  

2009-10-23 21:03:58|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记得是哪一天,在记事本里添了一条:2046,突然意识到也许还活着。

 

彼时路过一酒吧,正在装修,招牌即2046,在来去的中间,四个数字已高高竖立街旁。一个瞬间,可以跨越千年,这需要极大的勇气与决心。二十世纪至今,不过十来年,依然遥远,不可方物,莫可名之。

 

小独对坚持的人怀有极大的敬意,诸如学文中的兄弟姐妹,其情也真,其心可鉴。虽然极少言语,并不说明不被感动。小独习惯静坐一旁,感同身受,却不说些什么。

 

荔枝是较常为联系的一位了。而那份亲近,除了一直以来的好感,荔枝特让人觉得亲切。那一年寄的一张明信片,足以让小独惦念不已。

 

但凡有问询,必从荔枝处相得。也说何时聚聚,镇江亦不远。何况小独曾走过小镇的角落,再去亦不陌生。明明盼得了一个日期,又不了了之。一个周末即可来回,又担心打扰荔枝,也就继续等下去了。

 

沐风发了一条消息:活了?顿时大笑。这一问,像极了最开始对话,那个小独是不是哑巴。只有老朋友,才能这样没有生疏,哪怕隔着岁月的无情,还可以如陈酿,爱不释手,手不离杯。

 

不知小独在沐风眼中如何,算一位朋友罢。沐风在小独眼中,意味或许多些,和一段日子有关,回首如画,壁上观罢了。若沐风为少年,小独即中年,若沐风为中年,小独已老。不知这样的划分可易于接受?

 

小独一直未能捉笔为文,甚为遗憾。阿火说小独泯灭了性情,着实冷冽。可谓名副其实也。才情是不是只能一现?正因如此,对着学文中舞文弄墨的先辈后人,小独往往垂立一旁,或卧或躺,偶尔听得三两句。独钓寒江雪,似雪花片片过江。

 

时光就此不走了。青春是怎样流逝的,摊开手掌,除了脸上的沧桑,一无所获。疲于奔命,生活一点一点地改写着命运的轨迹。理想还在麽。看不到方向。除了坚持,没有别的可能。

 

交浅言深,除非打开窗,想象代替不了真实。而真实又怎样痛楚地烙刻在脊背上,并不是仅仅皮肤表面上的纹理伤痕。

 

每每劝自己放弃,终做不到。深夜里不肯熄灭的孤灯,是为了照亮黑夜,还是为了照亮自己的内心?

 

世界是一幅画,残破不全,每个人都想着把它补完整。在纷乱的人世间,相遇也算奇迹了,某天是不是成为传奇?

 

星星划过天际,传说不知不觉中诞生,名字叫做2046。

 

2009-10-23 9:4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