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三八)  

2010-12-09 20:41:06|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着阳光一点点走掉,温度便一点一点降去,低到零点,收不住。盼望着,那转折点的到来。只是这些,丝毫不减噪音的热度,锯子与电钻辛勤地劳作,不肯一秒钟的歇息。在这热烈里,也只有Vitas足以抗衡。

 

高高低低,两端都未达界点。中庸,不得已的选择。超声与次声,辖管着各自领空,留下狭长地带,容人喘息。假设一如生命的悠长,反反复复幽幽暗暗。

 

岁月在躯壳上经过,蹒跚不已。是时光的轻易,还是皮囊的软弱,锋利挥向无有抵抗。不可以否定每一寸细胞的努力,鲜活一同随流水逝去了。

 

而来的在来的路上。直视太阳,不用遮挡,些微温凉,散发着想象中的温暖。如果你冷了,你向何处取暖?

 

冬慢慢不成为冬,源自背后恒在的热源。如果不复存在,你是否释放内心的光和热。

 

太阳累了,它会累麽。

 

如果是这样。

 

你如何止住纷落的泪。

 

星星在接班的时候,或许是同样的心情。在碎落的瞬间定格。不是挽回,不是无奈,只停在那一秒,没有之前,也没有之后。

 

在席卷之后,有什么屹立依然。等着覆盖,以时光,以尘埃,以哭泣,未成形的梦。

 

收住最后一线余光,这一场醉无以复加。

 

2010-12-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