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10-02-19 21:37:33|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荡、偷懒、随便这种种习惯,可说是自然会养成的,甚而可说必然会养成的。

 

阅读是否一定要有目的。信手翻书,信笔拈来,信步闲庭。时间是如何损耗的,生命的消逝在指缝间。

 

必然会养成的懒散,使人成为上锈的机器,每一个部位都难以自如运转。因为锈迹斑斑,所以要使之动作,会有疼痛钻心。

 

以怎样的方式临近死亡?假设延续是不选之选。这可是唯一的途径迎向不变的彼端?是否停下不走了,束衣以待,微笑送行。

 

何以识之。水滴落入海洋的时候,许是释怀的笑容,一如此时。

 

并不能用确定的词语来形容,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即使害怕着来临的每一天,虚弱地坚持无谓。

 

进步,实在是个无以回答的问题。但愿不是沉闷。

 

如何丰盛。如水草般茂盛,那洋溢的生机也只有水草能演绎,柔曼。

 

最后的晚餐,或许是在昨天。

 

告别的人们啊,可知道别离,悄悄的笙箫。

 

很多一去不回,很多或会重生。在一次又一次不断重复的错误里,将时日抛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等风来,已斜了一旁去。物极必反。在找到依靠的臂膀后,总不肯直立, 与风雨搏击。

 

港湾,是为了让小舟再次扬帆。弃舟而去。

 

喘息。太长久的休息,静默里一生的时间都走过了。

 

2010-2-19 21:22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