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三七)  

2010-12-09 09:38:40|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心宁静、相思意并无一点,

却诌出彩虹一个,为着她愁病恹恹,

太阳光呀,黎明呀,漂亮称号一大堆,

本来是睡食俱佳却说成命在旦夕?”

 

这节选的诗句出自1667年,在数百年后读来,不禁畅笑。

 

“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思绪却去了别处,笑也笑不出来。也许,封存留待后人,是对同时代的失望,伤心无处说。

 

阅读比不上散步,也比不上音乐,这从随意性而言,散步,音乐绝不会与人以压迫之感。然而有阅读自有其可取之处,只要翻开一本书,就能接触一个未知的世界,领略未曾亲见的风景。它们是怎样站立在一起,经过精心细致地推敲,直接叩击着脑皮下层。

 

卒与立,滑过无数个名字,可见时光之无情。久远而来,谁在尘埃外。历史,不是温厚的连绵,迭代的是血与火的固结。墟里孤烟的荒凉,黄沙落日的凄怆,风沙掩埋下多少无可奈何。

 

诗篇里的写意,如同画中的留白,俱是夸张,冠之以艺术。艰辛与文字少有渊源。真正的写者,并不留下章节。

 

然而有书看,这对冬日来说是幸福的。有些书会让人失望,有些是惊喜。只是不可被牵了去,立意之初便多作衡量。像是布袋和尚的大布袋,张着大大的口子等人沦陷。

 

爱憎分明,就这一点判然有别。分水岭般,欲何往。遇到书是缘,因为其中沉睡的那些原本一无所知。但,确是如此麽。存疑不废。

 

信,雅,达。三全者少。还是那些语焉不详的神话好些,无据可考,作不了真,亦假不了。变迁,时间改变了空间,同样的,改变了思想,所以溯源会众说纷纭。

 

哪一条河,哪一座山,不曾异动。某些句子一读来,竟觉天摇地动,只是已经被遗忘。它们还是静默着,是表象,还是本质?

 

是什么限制了身体,阻隔了视线,停下了拥抱,不能随意拜访花园,聆听珠玉之词,审视尘封的真相。

 

或许,是上天的本意,如果有所谓的天。设定长度。由此,在这个时空里生老病死。

 

2010-12-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