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10-03-03 23:06:55|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雷声阵阵。天时晴时阴,雨忽急忽慢,仿似浅吟低唱,不忍收起绵绵缠缠。而瀑布,水势若奔,彻响。飞花泄玉几重。

 

因为做了某件事,由此释然。十分好笑,不为什么的争来争去,最终了无影踪。到蒸发了才知道,没有输赢,更没有始终。

 

所剩无多,竟还是留有些些。多亦如何,无亦如何,一样付了流年,雨打风吹去。

 

可叹。那份认真,几经消磨,一如从前。铁树都开花了。观者语。寂静。有脚步声渐远。

 

已经排列好,从一个字到另一个字,跨度是多少,唯一要做的是数出字数。

 

红消香残,花开花落两由之。盛放的生命,凋零的生机,一树一树告别,一步一步泪垂。

 

江湖夜雨十年灯。一天一天,遇见一些故事,一天一天,遗忘一些昔时。遇与不遇都好罢。至少健在。

 

明明走在路面,水面如此明晃晃,踏入虚境。雨水积多,零乱的风,将一切打得迷离。无可落脚,何况夜路。

 

灰尘飞扬的时候想念一阵雨,在雨连绵时期盼一个灿烂的太阳。不知足麽。划破夜空的闪电,惊醒夜梦的春雷,它们想表达些什么?

 

时间已缺货。如果说像海绵,只要挤总能有点,若是一个滴水的水龙头,如何留住?换零件麽。更改之后,还是原来的人麽。

 

睡得太深沉。电闪雷鸣不足以叫醒耳朵。地底下的那些会不会醒来。鸟儿睡了,孩子也睡了,一切的一切睡了,妈妈是不是在祈祷,不再有闪电,不再有雷鸣。甚至于停下雨,因为需要坚实的土地。

 

梦里花落知多少。夜来风雨声。它们很轻,很轻,轻得如同一阵拂面的风,牵动了发丝罢了。落红无数,香了泥土。轻盈的它们,只有来年再会了。汝视此花时,花方与汝同在。汝无视此花时,花与汝俱灭。是谁的声音,幽长一叹。

 

终须睡去。但愿长醉不愿醒。草屋二三间,薄田四五亩,足矣。

 

2010-3-3 22:4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