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10-04-14 19:08:37|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檐雨滴翠。又一年过去,院落是不是显得小。房子老了,人也走了。

 

绿色一点一点加浓,花儿一日一日红艳。大抵如此,不变的主题曲,副歌部分,无人在意。或长或短多于心中相和,无声于空气中。

 

这般冷。阁楼上风清月明,流转处黯然神伤。瘦削的身形,飘飘欲举。为何忆着伤,而非其余。

 

心如死灰。总能找到最有效的言语,浇透之。大凡凌厉并不在人多处,而是三两人,毫无退路。轻轻地一句,几乎不曾搅动空气,已置身冰窖。

 

不够。不深。不重。是而不断冲刷。

 

折柳与折花无甚区别,当时却只想与帆同逝,隔了岸,隔了前生,闲山半水一孤棹。

 

小舟已逝。竹筏犹在。系缆的桩更加地孤独。许是在它的梦里,还有往昔。

 

一声一断肠。海角还是天涯。互博的结果,没有输赢,一如从前。

 

死亡是个漫长的过程。短暂得如一滴水落下,在无限放大的眼睛里,无尽头。

 

枯萎是突然的,水分在注意的时候已了无影踪。生的印记是回忆,还是身后的脚印。这世间,其实已经很难留下脚印了。沙漠被风吹着,而常见的路面根本不留痕。

 

能把掉下的泪数清麽。一颗一颗珍珠,是为了弥合裂缝,以为有用。表面的细缝,另一面却回响轰鸣。

 

眼睛能看到多少?

 

一粒沙。

 

沙粒随风时,那些话语是不是也散落在风中。

 

音容俱灭。形神俱毁。质地从来不分章节。掠过而已,本末倒置寻常,急急向一处走去。

 

镜花水月,将花置于案上,捞月于窗前。一并虚幻。

 

任何的停留都是离去的起点,有哪一刻是永远。

 

2010-4-14 18:5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