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六月二十二日  

2010-06-22 22:49:31|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如期而来。这言语似有待。无可待。日历一张一张撕去,目光竟也停留了一会。

 

为何背负着过往的日子?日子一定要有意义?好像不久前,石还想着凿刻些什么。

 

倘使每一天都须记得,逝去的种种回转来怕早已拥堵不堪,即便是光纤也无以穿梭。

 

无记忆的必要。让每一个昨日都轻巧无碍地离去,每一个明日于石处只打个转,亦不必形成什么漩涡,能多快就多快地消逝罢。

 

阎王殿。是开始,也是结束罢。光明与黑暗就在左右两边。沐浴着六月的阳光,石虔诚地走向那扇门。忘了设定时间,对麽。所以那一束光连同那一片黑暗笼罩着石。

 

即使有记忆,大半的日子也是全无印象的。在池塘边,才发觉关于水边石的画面不少。有些信了,自小与水有连,但凡沾着的字也氤氲起来。水边伫立,风满怀,视线随水鸟的身影。

 

目中无人。人,终究是可怜的。这个世界虽然不是人吃人,也无甚进步。奴隶,排着队,变卖着自己。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那是一堵墙,不存在门。如何过去,离解之后穿透罢。或许有这样的惊恐,竟至夜里无眠,眼前是长长的队伍,行进又是十分缓慢,偶有梦,每每惊醒。

 

是漫长的过程。难免有些着急,没有尽头。然而又惋惜,终将归零。

 

一同归去的。那些灵魂。用什么言语能形容,用以捕捉?在光掠过的瞬间,真切的喜怒哀乐。

 

最后的最后是沉寂。就这样,现实或许打破了美梦,或许有新的梦等待去完成。四十年如一梦,不惑的年岁,是否真的无惑。

 

六月二十二日,无论已经过去的,抑或即将来临的,日子都铺成路面,容石缓步而去。

 

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2010-6-22 22:10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