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想象力  

2010-07-04 14:07:34|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是朋友圈中的作家,大家誉为业余中的专业人士。然而石不熟。所见的文字也少,散落于网络中犹如浮萍,可遇不可求。热闹的人们,一哄而散,石来得何迟。

 

石终是认识黑。记得有个签名是老得无法呼吸,初见时石也呼吸艰难起来,仿佛心脏随时会罢工。其时是零四年罢,也许零五年,在闻其名许久之后得见,并荣幸地加为好友。应该聊过些什么,然而到底是什么,印象模糊得紧。

 

黑说到过晕倒。贫血的缘故,是有些严重了罢。不可久立。石想是因其用脑过度,是以供血不足。每每许久不见,总隐隐担心这晕倒之症如何,是否已经不再犯。

 

从传闻中知有水草。那场盛宴早已散场。终究是名字落在了心底。水草出国了,据说是这样。所以当有人在屏幕上说自己是水草,并且询问黑的近况时,石是十分诧异。黑的电话留在手机里有几年了,不知是否还在使用。石给了对方号码以用。后来的事情石不知,如同故事的全部石一无所知。石的存在,无非是证明在若干年后的老地方,水草回来过,以后再不相闻。

 

石却记了几行字于石轩,如今翻到,很难读得明白,然而是说水草与黑的。很快地,石自己也会忘记了。

 

除了刚认识黑时,上网较多而能遇见,中间三四年几不曾闻,即使是彼时,也静默居多。说什么都觉得多余,破坏安静是不可原谅的。也许黑在构思,也许正奋笔疾书,也许。石很少问,也极不愿被问。

 

那是极其安静的文字,笔触柔至极。那时候每位朋友的文字都非常鲜明,可谓星光灿烂。黑的光芒最为耀眼。石很是疑惑,无论内容如何,哪怕是血腥的死亡,其叙述一样教人屏息,心变得沉静下来。种种画面,如雪花般在眼前飞舞,慢慢融化在心上,也像是羽毛,被一阵风托起,美妙地舞着,或不可见,或栖息于某处。

 

故事大多教人叹息。生活是教人无奈的罢。轻柔地叙说,丝毫不减冲突的尖锐,似武林高手过招,引而不发,一招制敌。满天烟花,散落开来,美得心碎。

 

以柔克刚。文字可以很美,结局可以没有。谁能真的把结局当作生活。每个人有或多或少的想象力,只是有的人需要很多很多,因为他们一无所有,除了想象力。

 

再次遇到黑。五年的光阴不长不短,正好对一个人作不大不小的雕琢。是好的方向,还是不好的方向?石不知。然而活着,终归是好的罢。哪怕活得不轻松,心力交瘁。这后一种显然不会成立,无所争,莫能与之争。安静的人,行动力大抵有限。大多的战争,发生于脑海,而不是形于外。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关切也不过如此,不可能与之交换,更不可能代之而活。黑所不知道的是,他和一些人一样,是石生命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在实现着石的希望,而正是有着些许的希望,所以有勇气继续呼吸。

 

永远呆在一个地方。会窒息麽。

 

不会。有想象。

 

石对于永远有些畏惧,是而极少想起,因为一想起就不眠。会有千奇百怪的想法活过来,石竟至于认为想法也有其周期性,不然何以生而不绝,兜兜转转又遇。或许那些想法从没有离开过罢,只是不被想起。

 

黑的回答令人宽慰。想象也是生而不竭,不必为此担心。老得哪里也走不动了,还能在想象中奔跑于天际。所以,石倾向于沉醉。

 

因为会不存在,所以不活麽。是因为不活,所以会不存在。活是活于当下,至于不存在是很久之后的状态罢。幸好有想象力,聊以度日。为此叩谢上苍,生生之厚。

 

2010-7-4 13:54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