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只是隔了一个西湖  

2010-08-15 22:54:00|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面矗立着雷峰塔,出神地望着,似乎很近,又觉得好远。平展的水面从脚下延伸,只有风起时,缓缓地现出波纹。只是隔了一个西湖,石却留在原地,无法靠近,无法离去。

 

能想象出你在那端散步,脚步总是放不慢,这一点有不少人提醒你,然而你保持着匆忙的步伐。这是你的梦罢,跨越一千里之后暂时停歇。好像变成了过眼烟云,就在刹那间。做一个决定,有的时候不需要一秒钟的时间。你总是那么果断。你的表现十分符合大多数人的预想。你是自觉如此,还是不自觉陷入这样的境地,走在平坦的大道上。

 

石刚刚学会珍惜,刚刚寻到一个梦的方向,刚刚感觉到曙光,刚刚弯起唇角,准备绽放一朵微笑,一切转眼无踪,那抹浅浅的笑容,来不及形成,也未曾隐去。

 

很远很远,很久很久,是在找一个可以哭泣的地方,然而风里,雨里,终落不下一滴泪。放弃了,连眼泪都已放弃。

 

在地图上看到白云寺的名字,停了几秒,也许很高,高入云天,不然何以居白云之间。路过白云寺的时候,云还未浮来。往上不到一百米,便是顶峰,落日余晖散尽,白雾升腾,从南方一浪高过一浪地涌来,冰凉的水汽穿石而过,沉入北面淹没群山的云海。五岭逶迤腾细浪,磅礴的气势,这毫不相关的诗句脱口而出,原来如是。

 

提了把带靠背的竹椅,带着手电筒登上山顶。风撕扯着云,云不为所动,即使树枝深深地弯下了腰,云还是弥漫一片,一团,辨不出方向,辨不出深浅。先前白云寺直入蓝天,这时节已然不见。钟鼓声可闻。

 

生命是用来领略奇妙的,也许。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往下看,没有村庄,没有山谷,白茫茫而已。一步一步几乎垂直而下,跌入云海里,蓝天是这样被云隐藏的,白云寺终于名副其实在白云之上。晴晴雨雨,山顶阳光普照,山脚雨暴风狂,高度引起的对比。

 

星星从来没有消失,当密密麻麻的一天星斗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不得不闭上眼睛,与儿时的记忆去重叠。云之上是永远的蓝天,云之上是永远的繁星。多想告诉你,你能听见麽。

 

然后是什么,沙滩,海浪,贝壳,青石,牌坊,天井,晨曦,梯田,塔下,鹭江。在樊家井,一样一样捡起,轻轻放下,是你在决定,对麽。拾破烂的终究会带回来垃圾,除了回忆之外,是唯一的实物。

 

居然是这样,很是讶异。去西湖或有可能麽,将蓄积的一些泪释放。放下,其实很简单,用泪水一点一点洗去,无论刻画多深,依然会淡去。水磨实在是非常好的一道工续。

 

雷峰塔有些飘忽,惯常的晕眩又来侵袭。闭目,背靠着树,阳光从枝叶间洒落下来,不忍睁开眼睛。只是隔了一个西湖,原来离你这般近。

 

那个世界你会孤单麽。跳入湖水,是不是能永远相依。

 

泪水溢出眼眶,沿着脸庞缓缓滑下。

 

只是隔了一个西湖。

 

2010-8-15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