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2012  

2010-08-29 19:19:40|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时二十三分,快艇终于抵达嵛山岛,中国最美丽的十个岛屿之一。小纯说的。一想到小纯,心里布满一阵熟悉的痛楚。小纯,她消失一年了。

 

码头处于嵛山岛的西端,岛屿延伸出来的的一段正好利用,水泥浇筑,旅游资源的开发,意味着水泥地慢慢占领原本不属于它的领地。再过去是礁石而成的堤岸,那些浑然一体的青色,即使在白晃晃的阳光下,依然浸透出寒冷。

 

小纯在她的文字里用特有的笔触细腻地描述了岛上的风情,这是一个极小的渔村,她喜欢上了这里。通过流水般流淌的文字,对于岛上的一切我已十分熟稔,如同笔下的那些画,虽然人未至,天湖边的她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出现在画中。

 

不知是哪一天小纯关了博客,她没有作任何解释。我亦不曾细问。之后于09年7月22日收到来自小纯的最后一条讯息:2012,我等不下去了。当时是个大雨的下午,外面漆黑一片,有如黑夜,狂风拍打着门窗,雨点几乎要穿透屋顶,穿透墙壁。我在工作室陷入困境,画中的小纯坐着蓝色的湖边,背景是一大片丰茂的草,高高的山连入云天,高而远的天空下是没有边际的海。似乎布局完美,然而我却捕捉不到小纯的神态,她的眼光呢,她的脸庞呢,突然之间,我无从把握。

 

2012,我等不下去了。小纯说。我没有回复。我对此刻脑海中的空白正无端生气着,对于作画时出现这样的停顿我不能原谅自己,而适时到来的讯息令我更加狂躁。这个小纯,她究竟要做什么。博客关了不说一声,什么叫2012,我等不下去了。我们说好的,2012我们结婚吧。记得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瞬间点燃了她的脸,放出的光芒让我觉得开启了她的小宇宙,让我的心战栗不已,原来可以这样美,她怎么可以?我紧紧地拥着她,深深地吻她忘记合上的唇,不断加重力道。

 

这一切小纯都不记得了麽。眼中有雾飘过来,我仿佛看见画中的小纯被白雾包裹,一点一点不见了。我提笔让画上的一切处于迷雾里,而天湖是白雾的中心,不断飘散着忽轻忽重忽高忽低的雾。湖边的小纯变得隐隐约约,如同我们的关系,我们的未来不再确定。我黯然地想。

 

在回去的路上,我发生了车祸。醒来后,我不想告诉小纯,更加地不回消息了。我想等她的下文,而不是我继续扮演劝慰的角色。她为什么等不下去了?是分别太久,是想重新开始生活?医院的日子十分难熬,能下床的时候,我就去变卖了工作室。三个月来一直没有小纯的消息,我想小纯是不是忘记我了。如果她要开始新的生活,我绝不会打扰她。记得和小纯曾计划了许多要走的城市,要看的风景,因为时间的关系一拖再拖,度蜜月的时候再去吧,我吻着她的额,轻声地说。

 

一个人开始上路,然而我这样担心小纯,每个城市都试着拨打她的电话号码。我不想说话,我只是想确认她是不是安好。如果电话会响,至少说明主人还在使用。接下来的三个月,我走遍了北方,偶尔停留,为路边的人画些人物素描。我没有目的地,只是想换个城市用公共电话打小纯的电话,听听那首熟悉的铃声《勇气》,这是我帮小纯录的。如果小纯想到查这些不同号码的所在地,或许能想到是我,我正在走我们一起要走的路。

 

然而事情比想象中更加糟糕,新年的时候,小纯的电话号码停了。电话里是冰冷的声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我想也许只是一个错误,我连着拨打,每天都拨上十遍。总是不变的语音留言。停机,小纯真的要这样绝情麽。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我。我坐在断桥边,望着城市的灯火,人们在燃放烟花,很美。小纯在福鼎,但是从没来过杭州。所以我们的蜜月游第二站就是西湖。第一站当然是嵛山岛,当时她一点也不退让。我看着烟火飘向黑色的天空,变换出五颜六色,引起人们一阵又一阵欢呼。没人留意那些飘落的星星点点,它们回到了地面,然而没有人迎接。我已经被小纯彻底放弃了。

 

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何我想不起来。我们是在深圳认识的,小纯微笑着说,我叫小纯,大家都叫我纯子,请以后多多关照。那一脸的清纯与阳光,在一刹那占据了我的心。我不愿意成为大家里面的一员,所以我一直叫她小纯。曾经很快乐,有时也有一些伤心。因为我遇到作画进展不顺利,竟而迁怒于她。然而看见她委屈的泪水,我心里十分难过。家乡的朋友提议回去发展,熟悉的环境或许带来宁静。小纯却因为家里人的反对,不得不回家。我也没有好的理由带走她,福鼎,这名字听着不错,应该是福很多的地方吧,家里总比深圳安全,我不再就此事多说什么。小纯一直低着头小声地抽泣着,机场里人来来往往,我扶住她的肩膀,拥入怀中,在她的耳边轻声说:2012,我们结婚吧。就这句话,换来她的一脸惊喜,脸上还有残留的泪水,仰起头还来不及合上唇,被我的重重的吻堵住了所有的话。

 

天空适时下起了雨,人群渐渐散去。我知道,我的白娘子从此不会出现了。她或许有一天成了别人的新娘,与我再无关系。小纯,可是你无法阻止我想你。我向湖水大声喊,永远不能。我流浪在西湖边,支起画架,给过往的游人画肖像。我已经画不出什么了,只剩下素描,因为这不需要过多的创作。我的手指在这时候不听使唤了,我的脑也是,一遍又一遍出现小纯的身影。

 

我有时去灵隐寺,寻找心的安宁。然而这是无法得到的。我想出家,却被告知尘缘未尽。在我执意地请求下,寺里终于同意收留一段日子,期待我自行离去。我听着钟声,很遥远,我看着人群,很不真切。我曾经引以为傲的发现美的心灵,缺乏着佛缘。一日日,我枯坐着。即使我坐在寺庙里,然而我知道我飘离得很远。四周的清净,越发衬托我的不宁。四五月的杭城很美,小纯没有看到。台风卷过了福建,不知小纯怎样了。六月天热了起来,进入七月,我终于想要离开灵隐寺,辞行的时候,我觉得我恢复了一些宁静,可以微笑着走路。嵛山岛这个美丽的岛屿,我要在22日之前登上岛去看看。小纯选择离开我,我还是可以远远地静静地看她,然后离去,如同没有来过。

 

经过舟车劳顿,我终于登上了这个本该陌生却又熟悉的岛屿。这实在是一个小渔村,中国最美丽的岛几个字还是题在一面白墙上,墙角路边有渔民在修补渔网。咸咸的气息席卷而来,海水拍打着堤岸,我看着礁石,烈日里还是感到一丝寒冷,它们渗透过皮肤,盘结于心。我要找一个小店,小纯说过,店主人待她很好,是凉棚边开着一个小店,很好找的,往山上去,只有这一处歇脚的地方。而那个凉棚是长长的两条板凳,让人心里一凉,简易却实用。有时候店主人会带着她去采茶,互相作伴。

 

小纯在岛上的景象一点一点清晰起来,虽然小纯把博客关了,那些文字一直在我的心里。她说我肯定吃不惯这里的食物,一吃海鲜就吐的人在岛上会少了很多乐趣。我想我可以吃蛋炒饭或者炒粉丝,或者不吃也可以。我记得是这样回答小纯的。

 

山路绕来绕去,竟也见到了凉棚,发现了那个小小的店。在我坐下来的时候,女主人打了声招呼:怎么一个人来玩?我还没回答,却见她的脸色变了,很是吃惊的样子,又很快地恢复了笑容,问道:喝一杯仙草吧。我装作没看见,点点头,坐在石桌边。她端来了一杯仙草,然后假装去翻检新采下来的茶叶,却不时地向我扫一眼。我静静坐着,想说自然会说,我不会去问,虽然我心里很想问问她关于小纯的情况,小纯是不是依然经常来这里。

 

店主人似乎并无向我说话的意图。我又要了一杯仙草。陆陆续续来了一些游客,凉棚里便显得热闹了起来。不知怎的,一个游客提到去年这里发生的事情,店主人激动起来,大声说:没有想到会这样,好端端的姑娘家竟然寻了短见。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宾馆里工作,女孩要租帐篷,我想她单身一个人不安全,就没租给她,我把自己住的房间给她住,她去躺了一会儿,就坐着门厅里望着外面的天空。四五点的时候她说要去看日出,我说等我交班了带她去看,她拒绝了说她自己会注意安全的。我问她是不是回来吃午饭,她回答说带了面包不回来吃了。我说岛上天气多变,万一要起雾了赶紧回来,不要一直坐在天湖边。她点点头,但是我知道她并没有听进去。到下午五点的时候,我还没见她回来,就叫了一些人去找她。这时候雾很大,草又很密,根本看不出人在哪里。我们一直喊她的名字,也没有回音。后来报警,后来在水里找到了她,听说手机是七点钟关的,那时我们正漫山遍野地喊她名字。那天的雾太大了,虽然这里的天气变化快,但是这么大的雾很少见。店主人说到这里,直直地望着我。而那些游客叹息着去继续他们的旅程。

 

你是小纯的男朋友?我没有回答。你到现在才来。小纯和我说过你的,你不要不承认。店主人抹着眼泪,之后的两个月我一直梦见她,多好的一个女孩,竟就这样没了。早知道我那天不让她出门,就没事了。我一动不动,我怕自己一动就止不住眼泪,一动就会倒下。她见我一直呆呆地,就起身去了屋里,一会出来拿着一个信封,说是小纯留给我的。这个信封是很久之前就交给她的,不是出事的那天,所以她没有交给警方。她突然哭了出来,小纯,你的男朋友终于来了。可是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来。我听见了她的说话,可是我没法动,没法张嘴。

 

小纯,小纯。你在这里,去年就在这里了,而我却去全世界找你。2012,我等不下去了。那天你在等我的消息,希望我和往常一样给你一些勇气和信心,可是我没有。是我画了漫天的雾,是我让你迷了路。你为什么不在原地等雾散去。你为什么不打电话或者继续发消息,我会在你身边的。我们说好的,2012就结婚。小纯,是我让你失望了,于是你决定惩罚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小纯。

 

我坐了很久,终于站了起来,拿上那封信,向店主人点了个头,朝小天湖走去。我走得很慢很慢。你说穿过茶园,爬上那个山坡就能看见万里草场中间卧着的小天湖了,很美很美,没有看过的人是想象不出来的,即使是我,也画不出来的。茶园里有人在采茶,我多希望这些人中间有一个你,小纯。

 

你说你喜欢武夷山,因为那清晰无比却又触摸不到的清香让你感觉自己会飞,无论是阳光还是雨天,走在青石板上让人无法不开心。嵛山岛也有这淡淡的香气,让你觉得回到了家,与内心一致的家。我笑笑说,那你一定要好好学茶艺,到时候我们每次喝茶都可以达到七碗月团的境界了。

 

小纯,我很快就到山坡了。你会好好地坐在小天湖边等我吗。你坐在那里,不要动,不要怕雾,也不要怕黑夜。小纯,我看到草场了,和你说的一模一样。我看到谷底静静卧着的小天湖了,可是我看不到你,小纯。

 

我从坡上滚了下去,这样能快些到你的身边。小纯。你是不是看见我狼狈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我多久没让你开心地笑了。我总是忘记你害怕黑夜,因为我经常熬夜,无所谓白天和黑夜。我把你当成和我一样质地的人,虽然知道明明不是这样的。我拥有着你的纯真,同时又强加给你我的坚硬。小纯,我来小天湖了。你盼了这么久,你等了又等,我迟到了一年,我来了。

 

小天湖安然地卧着,似乎从未醒来过。我走下水去,是滑滑的淤泥,水很凉,让我想起了小纯留给我的信。是她的字迹,调皮而不拘一格,像她这个精灵。这封信显然写得很慢,每个笔画都很重。

 

阿其:

当你看到这封信,你已经来到嵛山岛了。这里是不是很美,所以作为我们婚礼的地方,你没有意见了吧。

你不要难过。经过这么久没有我的日子,你有些习惯了吧。我是故意的,真的。当初家里要我回家,是因为我身体不好。一直没有告诉你,对不起。

2012,我等不下去了。不过,你要帮我走一些地方,我们原先说好的地方。土楼帮我去看看,据说是土土的楼,你看了以后用画告诉我有多土。我想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最后去西藏好吗。虽然以前我没有提起过,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去不了。布达拉宫,是不是在水面上的?我很想知道。我不能陪你走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的。

我想你。我住在你的画里面,不要难过,阿其。

小纯

 

晚霞一点一点消失,我坐在湖边。这个下午没有雾,一丝雾也没有。小纯,不要害怕,有我,这个夜晚我陪着你,像我们以前一样依偎着。你看星星出来了。其实星星一直都在的,只是人们的眼睛看不到,需要借助黑暗才能找到它们的所在。这是你第几次教我看星星。小岛远离大陆,远离人间,是少有的清净地。所以星星们很大胆,都簇着小脑袋偷看。

 

小纯。我以为你好好的,只是不想我了,所以不等下去了。是我不好,为什么选择2012,我以为我们在2012年会找到幸福,找到天长地久。2009也很好呀,我当时就是放不开,就是没想到留给我们的时间这么少。小纯,你忍受了多少的痛苦,而我不在你身边。我是多么的残忍,只会一味地叫你等,等,等。

 

等待是甜蜜的,也是无望的。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只注意了甜蜜,忽略了无望。日历撕去一天,对我而言是接近了未来感到甜蜜,而对于你是痛苦更重,死亡更临近。最怕是无望里还在一心盼望着。我是如此的冷血,小纯,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一遍一遍回想起我们的从前,我给你的快乐少过悲伤。你总是笑着,总是有无尽的开心拿出来分享,那些笑语,那些文字,为何我没发觉隐藏在其中的哀伤。是我用了太少的心在你身上,不懂得珍惜。小纯,在天上还好吗。还怕冷吗。天上有夜晚吗。如果冷了的话,谁给你温暖呢。

 

我浪费了多少时间,辜负着你的深情。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以为,我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我想会有机会,如果我们注定在一起。是我放手在先,是我没有呵护你,甚至没有挽留。在你关机的时候,你一定很失望了。是我伤了你的心,小纯。

 

我不说话了,我陪着你坐着,一起看日出,你说你要看日出的。一轮红日跃出海平面,那天你看到了吗。这次我陪你看日出。

 

天际微明。小纯,我们去看日出,去对面那座山上。虽然很陡,但是我们一定能到最高处。沿着雨水冲刷而成的似有似无的小径,拨开几乎齐人高的草,坐在山顶,面朝大海,等朝阳的降临。红日努力挣脱大海的束缚,一点一点用力,突然间整个跃出了水面,并似乎因着惯性,快速地升起,然后慢下来,无拘地行走于天空。

 

小纯,我多想听见你的欢呼声。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没有你,我觉得好冷。也许夜晚和白天对我来说再无区别了。我知道,你希望我去各地走走,好去完成你给的任务,而因着山山水水,因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走出伤悲。可是,没有你在身边,风景还能是风景吗,那些色彩,那些空灵,我都感受不到了。

 

小纯,我会很听话。我舍不得你生气。我这就启程,你安静地等我回来。

 

我环顾四周,清晨的小天湖于水汽氤霭里益发地显得轻柔,悬崖下的大海拍打着礁石,是无尽的催眠曲,点缀着露珠的草场像是流动的绿,如浓浓的一团慢慢散开去。我走下山,再次到湖边,摘了一朵小花,放入湖中,看它越浮越远。

 

我踏上来时的路,多想时光倒流,但是我们一定要相遇,我不曾离开你,不曾让你独自一人度过漫漫长夜。

 

我路过凉棚,在小店门口的石桌上放下一幅画,感谢店主人曾对你的关照。

 

从嵛山岛坐船到三沙,乘车至霞浦,一路上车下车,穿过福建省版图,在一个日落时分抵达龙岩市,去土楼的末班车已经出发,不得已买了次日第一班车,转入小旅社将自己扔到床上。突然静下来,种种景象奔涌入脑海,一时无法反应。我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明明很累,却不想闭上眼,只是那么看着看着,仿佛有一幅一幅的画卷在渐次打开着,看到自己坐在凉棚里,听到人们说起你,看到自己坐在小天湖边,一天的星星,一轮红日。如何叫我相信,你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小纯。

 

小纯,我可以失去你的消息,这一年里,我没有陷入疯狂,因为我确信你安然地活在阳光下,停留于某一个角落,只是不想联系我。我可以接受被放弃的结局,可是如何接受天人永隔的事实?小纯,你在开玩笑吗?这个玩笑很不好,很不好,我不要。

 

我没有关灯,我想你会来,所以为你亮着灯。夜风打着窗户。是你吗。小纯。我起身开了窗。带我走吧。小纯,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我听不到你说话,我想你一定有话要对我说。

 

画面却转入了从前,许多久远的事情,我试图遗忘,然而它们固执地存在着。我的一生也许做了一些错事,而这些报应却落在了你的身上,小纯。惩罚一个人,让他承受失去爱人之痛比直接惩罚他本人更加残忍。

 

我为何还活在人间。我想大吼,可是没有力气,也没有资格。小纯已经走了。我会样走呢。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梦里喊着小纯的名字醒来,反反复复。我是这样在一个异乡的旅馆里静静走的。就是这样子,困顿不安,失魂落魄,和衣而卧。

 

小纯。你有跟我说话吗。是不是也着急我听不到?我们隔着空气,我相信你在身边,只是看不见。我累了,我倦了,我看见你家乡的山山水水了,连绵不绝的山峦,如同我试图抵达你那里的路,没有尽头。

 

小纯,不要离开我。你说了你住在我的画里面的。我读着信,一字一泪。

 

五时,我去退了房间,走在陌生的街道,有些些安稳,不似夜里那般痛苦。你在我的左手边吧,小纯。和以前一样,你要走在马路的内侧。我走入空旷的候车室,工作人员还没有上班。第一班车是六时二十分,现在还很早。我坐了下来,看着身旁的空位,我感觉到你坐在上面,头轻轻靠着我的肩膀。

 

2010-8-2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