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二)  

2010-09-21 20:05:16|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壁村》翻过之后,不知为何,对绵山释怀了。这实在是毫无关联的事情。但是绵山这个地名落入笔端之后,倒不那么深藏于内心。走过之后,能记住多少,理解多少,回忆起多少。

 

不由想起夏天走过的那些各具特色的村庄。初步排定日程路线,上车后看见倒退的风景,竟开始觉得该回老家看看,别处的村庄依然是村庄,而故乡却唯一。于是宽慰自己说,等行程最后去外婆家走走。

 

嵛山岛是一个渔村。遗憾的是没有租帐篷,没有枕着天湖数星星。然而也觉得很好,湖海相依。前一天傍晚去沙滩上看夕阳,捡贝壳。第二日去了小学,岛上原先设有初中,后来学生都到岸上就读。学校里有留守的老师,教学楼与宿舍楼,简单的格局。在徜徉的时候,宿舍楼三楼有一个老师开了窗子,便对话了起来,他却不是任教的,是教务一职,这样也就没有上去探访的意味了。

 

去学校要穿过村子。这是属于村子里比较旧的一部分,主道盘山公路新修直上风景区。有一些老人坐在门前闲聊,门前大多树木,拉了一些爬藤植物的架子,投下一片片荫凉。校门虽然看得见,却也转了不少弯,瓜棚李田下以及屋缘里巷,小路走起来并不近。遇见一位老人,正好也往学校里走,攀谈了起来,只是听不懂,谢谢这两个字应该能懂的罢。

 

走过操场,西边一道铁丝网阻住了向上的路。学校不大。边上有一座近乎废弃的楼,这便是原先的小学了。在初中搬走之后,整个小学移到较为安全这边。虽然门口还有一些标牌,看起来十分破旧,也许以后也不会整修了。这时发觉在修一条路,直通校园的路。翻过一旁的高坡,便能看见码头,这时岛的最西端,是看日落的好地方。

 

嵛山岛至三沙镇,或秦屿都有快艇,然早晚两班,不是很方便,时间约二十分钟至半小时。去的时候是从秦屿码头入岛,回时走三沙镇,从三沙至霞浦这一段盘山公路,很长,风景亦好。汽车行了约一小时。不知为何,觉得那路没有尽头,或许是从天尽头出来的缘故,走回人间总是不舍。

 

抵泉州,一日去大岞小岞,一日去蔡氏古民居居。大岞的东山海滩未开发,风景独好。至于半月湾、西沙弯,因开发之故,少了清净天然之趣。小岞去了南塞,东山,也有沙滩。街上能遇到惠安女,典型的装扮。也看到了造船的场景。印象最深的是美丽的沙滩,不染尘埃。据说夏威夷海滩也不过如此,怕是自夸之词了。然而那份干净纯粹很难再遇到。福建拥有最优美的海岸线,这一天然无可比拟。

 

蔡氏古民居是宫廷建筑风格。看惯了江南的黑瓦白墙,初一见很难适应。古民居布局整齐,院落优雅大气,住在里面的人也很自然亲切。过道里的老人会含笑看着你,点头招呼,说着听不懂的方言,似乎在问要不要入屋喝水。那份热情让人感动。

 

离开泉州,踏上了去朋口的车。这次的目的地是培田民居,住的是吴家大院。遇到了一群志愿者,在南山书院开夏令营。也遇到了石峰,倡导“新阅读实验”,推行图书馆建设。还有吴老先生,对培田掌故说得头头是道,祖籍苏州,解说风水与建筑十分在行。店主人一家也极和善,因为只是电话联系,入村便迷了路,劳烦女主人来接。

 

一条千米余长的古街,同行的有无处不见的流水,两边开着店铺,在早先是繁华之所,村前村后皆有一牌坊,吴家出过不少进士。培田是熟悉的江南人家,老宅子,三进或五进,房间极多。最喜欢坐在天井边,看着阳光的脚步移去,变换出色彩。那些青苔,那些石砖,沉淀了多少光阴。茶道在福建很是盛行,此处亦是如此,客家人热情好客,粗茶淡饭。多半一起床便喝茶,一直喝到就寝。

 

培田民居是典型的耕读世家,其建筑格局宏伟,雕梁画栋十分讲究,厢房相似之故,进去之后也会让人辨不清方向,经常会呆一下自己刚才是从哪个房间走出来的。那些高堂,又发生了多少的故事?夜晚读罢介绍培田的书,对面墙壁上依稀可是壁画,因年久而黯淡了。梦里尽是些旧时画面。此处的楹联十分多,录两联,一联是:平生所学惟四字;道统攸归在一人。另一联是:何必尽读圣贤书能全孝友为实学;纵然周知天下事不识进退是愚人。

 

遇到安溪来的卖铁观音人,便决定一路跟着去了,仓促间离开了培田。转到龙岩去永定,看看闻名已久的客家建筑土楼。因为出来前收集了太多土楼的图片,介绍十分详尽。然而走走还是不同的感触,想的话就去走走,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四菜一汤开始,过塔下,到了太极楼。太极楼是个特别的所在,不归景区所有,居民自理,入内须十五元,以作整修打扫之用。不算开发,很是清幽。

 

从厦门一路北上,走景德镇,原计划去婺源未成,而故乡是又一次擦肩而过。或许,这便是年年失望年年望,却无成行之日。故乡出走之后,有多少人会回归?生养之地就这样轻易留在了身后。近来深觉负愧,故乡的风景人文并不逊色于别处,因缺乏保护研究,一并沦落了。

 

《张壁村》后记里面这样说:“不要忘记张壁村和千千万万有很高历史文化价值的村子,更希望他不要忘记热情接待过他的张壁村的乡亲们和同样会热情接待他的千千万万的乡亲们。”

 

2010-9-2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