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三)  

2010-09-22 10:26:10|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比较古怪的性格罢。比如,坐在瘦石,一坐千年的不悔,实在没有理由。然而还是坐着,空无一人,惟一石耳。

 

曾经热闹。而现如今只淡淡开着六朵荷花,依然清芳可闻。这是前人种荷,后人赏荷。再多的责怪,有这画面足矣,何况哪里来的对错。偏听则暗,许多事情是无法兼听罢。由心定夺,旁人的言语与实情多有偏颇,即使当事人亦迷。

 

原则却时常出来讲话,主持公道。症结在于原则人人不同。一味退让起来,或会笑石跌出地球。觉妄言妄断无益,故石多听之任之。或也是不妥罢,坚定地是非,无论如何非石所执。矛盾地是,如何使那些易碎的梦看起来不那么脆弱。草木易凋,花残叶落,绝不是月圆月缺般随意。假如一个夜晚就能拾捡残局,清场所有喧嚣留下的果皮纸屑,那复原机能值得抚掌称道。

 

时间的作用是什么?眼泪是否弥合着伤痕。听到一个伤心的故事,竟至于也伤感诸多。不自量力,或许所谓的成长,就是一路迎着伤痛前行。尽头的死亡一定清闲得很,笑看人世的挣扎。这便是它的养料罢,得以强大至每一个路者祭拜,以身为献礼。

 

死亡是宽容的罢。一视同仁。公平即大不公平。关于灵魂什么的,还是少沾染为妙,怪力乱神,非思维里也渴饮着活血罢。梦是不能禁止的,思想也是不能禁止的,无知从而生疑惧,还是缘自有知而多敬畏之心。掩盖,这事发生的频率怕与心跳或呼吸等同。相信,很快,此处由荒芜掩盖,花自然是长不出来的,哪怕草色也无。

 

然而活着。任流星划过天际,任尘满面鬓如霜,这个世界只有活着是具体可见的,一个走动的躯壳,证明着是活物。手指的长度,就抵达了生之限。赶不上那班轮渡,是不是就淹没于海,即使归去,也切去世界的一块。

 

毁灭,未必不是天性。偏折于穷途末路,既然存在可能,就走下去,悬崖何妨,那些念念不忘的,尽早抛开。

 

不是所有的花都开放,不是所有的种子都发芽,不是所有的梦都落入现实。如此,不是所有的路都走到最后,一首歌,来不及唱完,一阙词,空缺着两行,那个人,还没到眼前,呼吸寂然。

 

只是放弃。别无其它。这种态度比较欠扁,另外的,实在懒得选择。大抵是缺乏美好生活的动力。这样已经足够,不能再多。

 

水面的字与画,也许,石轩也只是水中的影像,不真切。一并石也虚化。

 

2010-9-22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