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零)  

2010-10-10 11:34:09|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对父子从我前面骑过,我看不见父亲的表情,我看见孩子手里拿着一个石榴,小小的,和他的小手一样小,紧紧握在手心,从颜色上看明显没有熟,没有一点红色,然而孩子很开心,嘴巴张得大大地,啊啊呀呀地说着什么,却没有明确的声音。我意识到也许是一个聋哑人,但愿不是这样。他是这样的开心,在这个有着阳光的上午,他和他的爸爸一并迎着风往前,手里握着一个石榴。

 

我有一个石榴,一星期前我吃了一个,还剩下一个,红红的,大大的。记得当时我站在车站的行李安检处,手里捧着石榴,整整站了四小时,到最后觉得很累。所以剩下的这一个石榴,我到现在没有打开来吃。不管它的红色多么诱惑人,我只是偶尔拿起来看看,想想里面晶莹欲滴的果实,然后放回去。

 

幸福的定义完全是不同的。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给孩子解说石榴笑开了嘴,当它熟了的时候。当然,不解说可以省事很多。孩子有一个小小的石榴就很开心,我有一个大大的石榴,却不觉得怎么开心。

 

当我们从南山书院走出来,准备下一个有点陡的斜坡,我们停下了脚步,也停住了说话。坡下过来一位挑担的老奶奶,佝偻着腰,正向我们走来。这副担子相对于老人来说过于沉重了。我们立在一边看着她一步一步经过面前,然后目送着远去。许久,旁边的人疑惑地说:我很奇怪我怎么没有上去帮她,在以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

 

我没有说话。这样的困惑我很早遇到,堆积久了就不再以为困惑。我却为这句话开心起来,也为对方开心起来。有的人对于想法多采取不作为的态度,有的人会将想法变成行动。显然,我们恰恰是这两种人。意愿上,我把对方归于身体力行的那一类人。

 

临别的时候,对方一定要签名,我写了一个石,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对方写全了方式,手机,qq,信箱,博客。说如果我想联系再联系罢。这是我第一次用石的名字做一件事情,我几乎掏空了钱包,然而觉得还不够。因为这些不够生活一月半月的,能好一点就好一点罢,当是改善伙食。

 

写名字的时候,我意识到石是不宜生存的,至少缺乏生命力,相应的石轩,以及那些文字过度贫乏。从没想过,石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然后消逝。也许有一天,等有了勇气,石还会活着罢。

 

虽然我们说了很多,还是有很多没有说。我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改变最初的选择,每一条路走下去都会曲折。何况遇见的人与事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改着观念,有正作用也有负作用。希望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心想事成。

 

说与不说,一个照面就全然明白了。走出门,就能遇到相似的灵魂。

 

这回忆于我是温暖的,和窗外穿过树叶到房间里的阳光一样温暖。

 

2010-10-10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