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碗馄饨  

2010-10-10 21:05:50|  分类: 一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走在彭城的小巷,晨光,行人,以及路边的早点小摊。

 

水晶蛙鱼来一份。

 

现在天凉,没有了。

 

那来一碗小馄饨。

 

我在一旁的小桌子边坐下。最近的地方有一对夫妻卖豆浆、煎饼、包子之类,男人一再地问,女人都回答他说已经点了馄饨了。看着男人毫不气馁,我便转身说来一个煎饼罢。

 

饼吃了一半,馄饨也吃了一半,汤喝完了。碱土加得多了。这种咸皮的很少吃到,不习惯。上次吃是在石头城,几年前的事情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相信并遵行,认识一个城市从早点开始,饮食是很有地方特色的。人们一早起来吃的东西,多多少少反映了生活态度,生活格局与生活愿望。

 

我喜欢小馄饨,喜欢家乡的那种风味。当我心情很好,或者很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出门转左,沿街走到头,左边就有一馄饨店,是老家那边来的人开的,第一次遇到时,我整整吃了两个月,每天下午四点半,静静地坐一会,然后走人。我没有说我是哪里人,我离开故乡已经太久了。

 

我在彭城有两位朋友,M君和Z君。M君大婚,所以天南海北的一干朋友聚在这里,现在他们都回去了,不是已经回到原来的地方,就是即将踏上归途,而我正好闲闲地一个人吃路边摊。

 

水晶蛙鱼是M君小时候的最爱。这名字听起来好,样子看起来也好,尝一口,酸辣,并且一定要就着汤吃。我吃到过一回,相比较于满桌子的菜,我还是比较喜欢水晶蛙鱼。虽然一开始端上来的时候,我浅尝了一口,便不愿意问津。事实上到最后,我把那盘水晶蛙鱼包圆了,直接拿到面前吃,好像为我一个人点的。

 

M君对我的文字有两个评论。一是写作很特别,如果够犀利,可以找到卡夫卡的感觉。然而个性难,太含蓄了,自己也含蓄,所以没有可能。二是属于半梦半醒型,有真有假,假里又透着真,就好象说不清太虚幻境里那个教宝玉实习的MM是玉是钗还是可卿一样。

 

我为自己没法成为卡夫卡而惋惜,然后就庆幸了。孤独的人满世界都是,但并没有第二个卡夫卡,海明威也是唯一的。至于第二个评论,倒是想了许久,但想不出什么。M君这么说,总有道理罢,但是我还不能领悟。这也是我接受邀请来彭城的原因了,看看M君和Z君,以及另外一些朋友,素未谋面却熟稔如亲人。

 

吃饭,婚典,唱歌,吃饭,话别。我告别了一次又一次。早上八点出门,居然没有赶上晚上八点的飞机,所以又回到M君面前,再次话别。我终于明白,要逃避的事情是难以逃避的,我想避开挥手那一刻,结果又重新发生一遍。

 

一件事情没有独立出来的时候,不会有什么感觉,好像流水,就那样缓慢地向前,有时候忘了存在。然而盛典究竟是盛典,所以也很好。改变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是极其缓慢的,多半由于意识落后了,才觉得有了不同。河水除了奔向大海,也可以用来灌溉农田,甚至养花种草,没什么不可。因为这与河水前进的方向无碍,总能归于一处。

 

Z君没有见到。有什么理由要见到,或者有什么理由要见不到,都没有理由,不是麽。我们都不熟,这是事实。甚至都记不住名字,从没见过面。然而还是留有一些印象,比如Z君提到过他切土豆丝非常厉害,细如发丝,这次以为能眼见,仅仅是以为。

 

M君在吃饭的时候提到窑湾镇,我突然想起来这个地方听说过,决意去走走。也许大部分时间里我是一意孤行的,我只是随性,无可无不可的时候就按照内心去行事。于是坐很久的车,一路过去,又沿原路回来。觉得很好,虽然二期正在建设,计划明年建好,我看着规划图,穿过小镇去码头坐船。京杭大运河,沂水,骆马湖,汇合一处,使得窑湾镇成为商贾云集之地。有吴家大院,自然是和培田的不同出处,曾做行衙。出产一种叫“窑湾绿豆烧”的酒,没有尝。事实上,整整一天,我都处在醉的状态中。

 

坐着车也很好,沿路的风景并不比窑湾镇逊色。记得看到瓦窑镇的时候,我惊呼是不是要下车,售票员笑着说还很远很远。一路上水道密布,良田万顷。我总是能找到喜欢做的事情,比如坐车,比如坐船,比如看想看的风景。运河穿过杭城的时候绝不是这样的,气势上就低了许多,或许城市给的空间太小,而窑湾镇不同,繁华时期以水道为生,开合之间颇见场面。

 

走进一家正装修的店面,一个院子,四面回廊,雕梁画栋,现在开着的是偏门,我和一位老人家打招呼,表明进去参观之意。她笑着说好好,带我去院子里。我没有上楼,但是我喜欢这格局。我笑着和老人家告别,她问我是从哪里来,我说杭州,她说好远好远,目送我走出好远。看着她,我不由得想起我的外婆。

 

那些水田,那些树木,那些村庄,那些老房子,还有那个闸门,不知何时再见。我一路默默地看回去,觉得这些场景是那样相似。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许多,即使离开,也好像还在原地一样。

 

我很感激M君的邀请,也很理解Z君的避而不见。其实这两者几乎等同,只是行事风格相异罢了。比如M君喜欢水晶蛙鱼,Z君擅长酸辣土豆丝,而我爱那小馄饨。水晶蛙鱼是小点心,或许也算凉菜,酸辣土豆丝是家常菜,也有凉拌土豆丝,而小馄饨绝对不在菜系里,甚至饭店里点心都排不到位置。这样想来,水晶蛙鱼和小馄饨有果腹之用,就凉菜而言,水晶蛙鱼和土豆丝一系列,若是酸辣土豆丝非得用来下饭不可。即使练就不吃不喝的本事,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

 

如同我们三个人,有相近的地方,又有极大地分别。喜欢同样的地方,显而易见。甚至对有些东西情有独钟,只是程度的差异。然而初一见面,绝不可能知道彼此间有相同之处,长着掉入人群再也分辨不出来的相貌。M君胖了许多,如果和许多年前相比,Z君据说也胖了些,至少脸上能看见肉了,而我也增了十多斤,说明大家的生活都一步步地变好,心宽体胖,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彭城是个好地方,从M君制作的《古彭新姿》里展现无遗,有一些地方都亲自踏过,泛舟云龙湖观日落,水街夜景,龟山汉墓,种种让人流连。我喜欢热闹,但不至于压迫着神经的热闹,我喜欢清静,但不能过于僻静。如同感受夜,要有一点光,人站在暗处或者明处都好,但要有方向,不然失所。或许对比之下,可以省却许多,独立的场景总显不出特色来。

 

窑湾镇更是一个好地方。我很高兴在早前就听到了这个地方,虽然很模糊,但是我确定我需要来。一个让人沉静的地方,很想就此沉醉不醒,西湖不是这样的。西湖已经失去了早先的清雅,变得精致,渐渐被城市淹没。我没有错过,所以我感谢M君和Z君,再次感谢。

 

我觉得我该出门去吃一碗小馄饨了,见到我和未曾见到我的朋友,安好。

 

2010-10-10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