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一)  

2010-10-11 09:18:34|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仅就情爱而言,还是他输了,虽然她也没想去分出个谁胜谁负,谁对谁错。”

 

这是对一个老故事的结语,刚一读到,心便难受不已。对于这个故事,很多人都不陌生,石也听闻。在纷乱的世间,舞台的灯光能照耀的仅是少数人,大多数百姓在幕布后面没有声响,然而他和她留下了传说。

 

石很少关注,甚至不想提及姓名,因为真的所知不多,不是当事人,何知当日事。文字考据终不可信,不如相信自己心中的判断罢了。如果,有那么一天,有人要提起石,请千万用代词。也无妨,这略微的尊重之意在于个人,于彼世界,于这些都不计较了罢。他和她现在应该微笑了罢。

 

难受一方面是为着传说,另一方面却是为了写下这句话的人。这个人是全然陌生的,因为有人将其与石混淆,便留意了下。一日闲暇,拜访其主页。很难下断语,视字如命乎,视情如命乎,不确乎是,但终究是为这二者所拘,性情所在,心之所系。

 

为文是内心想往的境地罢,而如何达到彼岸,便生出不同的途径来。以其细腻委婉而言,石远远不及。艺术的精品是不是都距离生活很远,绝难落入现实的时候?粉妆玉砌,那举手投足,端得是非人间之物。谙了此处,便断了彼处,一身难立足两境地,中间虚空的部分其实很长,非一步可以跨越。人之飘飘渺渺于世,物之飘飘缈缈于幻,或反之,无一处居实。

 

她的临花照水,她的负气终身,她的固执,简直不能找到词,而终究是去往了她的世界,如愿的罢,应该是。

 

他的多情无情,他的不作选择,他的坚忍,不需要用别的词,走完他艰难的一生,是安详地闭目麽,应该是。

 

交错的时候是辉映,之前与之后呢,那些漫长的夜晚,那些不尽的白昼,没有人在乎。是的了,世间的人都为日日夜夜永不停歇而奔波,哪有多少闲心去看于己无干的种种。他和她也是不在乎的罢,甚至对于彼此也是不在乎的,于千万人中相遇,一步一步远离,隔洋过海不复相见。

 

念及此,隐隐有些担忧,石莫不是要变成一个他?生生之厚,这些还是不想的好。

 

一眉清目秀的男子,端坐劲松下,凝眸,问心于云海群山

 

一日,掉下一颗松子,他去捡起来,这一捡,就是坠了红尘

 

2010-10-1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