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八)  

2010-10-07 18:43:15|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下来,归于寂。风起,雨轻敲窗台。又一夜去了。不愿醒来,没有尽头多好。黎明时分,子夜深处,这个城市在匆忙的脚步里渐渐熟悉,然后变得益发生疏。

 

是走在梦里罢。懵懂中扑入怀抱,最后没有忍住,泪水中沉沉入睡,复于泪水中醒转。你应该没有醒来罢。长长的梦,用尽了多少色彩,绵延的微蓝浅黄浓绿深红,不停地旋转,云中君,林下月,湖上影。

 

惟有灯光,一束束光柱,前移着,将不舍照得分外明亮。那一夜,那一路,那欢笑与泪水,无处话别,不若一并付与夜风中。

 

自然。渐渐理解了你的线条,你的图案,你的进与退。谁能料到,你落入一个想法,用余生解答。谁不是这样。无非进程快了些,相对于迟钝的石而言。这快慢也是相对的罢,于你而言,怕是漫长至极。人,只活在自己的头脑中,无论大小,项上之物的尺寸罢了。

 

选择。倾尽一生。有何不可?太想完成的事情,多半会不可得,最终转折久了停下来。坐望南山,把酒菊篱边。非人力,天意如此罢,一个圆包含另一个圆,反之,被包含。所谓坚定,在眼中与疯了无异。于是成全罢,成全幻灭。

 

看不了太远。然而还是看到一些埋伏的事物。你等了很久,才等来一位过客。这么久,你以为这个渡头废弃了,以为自己不复存在了。选择是这样的,你握住近在眼前的事物,因为过去让你害怕孤独。无论是不是你想要的,等不下去了。很可能,结局是无尽的守候。没有一点温暖。

 

也很好。不是麽。小桥流水人家,古运河,一道残阳铺水中,适时地响起渔歌。砖瓦一定记录了些什么罢,界碑也一定诉说着什么,只是听不到。静谧的它们,在阳光下坐着,这样的阳光,对它们来说,已经享受了数百年。河上人家,陆地上的种种,全然不相干,好与坏,且问流水。

 

画墙声里,城深月色,携卷的只能是微蓝淡墨。天际的几颗星,一勾月,数段笑语,以及打破寂静的脚步声。所有这些,静静落入湖面,灯火中摇曳不已。分不出是哪一部分是岸,哪一部分是倒影。

 

归去,归去,却道行不得也。来着,去着,潮水汹涌的时候,也留出同样淡漠的深沉。激起的微澜,再也看不出异样。各自安然,除了这祝福,再多的也不过是枉然。

 

逃避的方向是唯一的,益发糟糕的境地。然而,有多少人在奔赴这样的旅程,一边告慰着自己,一边闭上眼睛沦陷,不作任何调整。想法决定了目标的远近与难易,态度决定了成败。

 

一生可以安静,或者热烈,既然选择了,就走下去罢。买单的只能是自己。

 

至于以后,到以后再说罢。任何时候都不会绝境。

 

2010-10-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