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六六)  

2011-11-03 13:29:15|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悄悄流逝。

 

对着白墙发呆,从夜到明,继而暮色微蓝。那里预留的空白是一幅字,清溪落影。许久了,依然无。怕是不会再有。一切已过去。果真无便是无,无甚念。

 

月儿悬在窗格子上,仿佛挂在那儿。比眉儿浓些,单薄的一弯,泛着微光,附近的夜空因而深远。

 

夜渐渐深,说话的声音低下去,不复听闻。虫儿们的吟唱不肯歇。偶尔传来狗叫声,是哪一个迟归人,或是夜行人。山居即如是,柴门闻犬吠。时方至霜降,并非风雪夜归人。

 

鸟儿不安分起来,打破夜的寂静。公鸡开始打鸣,催人们起床。懒散如石,怎可能闻鸡起舞。天一点一点亮起来,新的一天。

 

有一片叶滑过眼前。一叶知秋。抬头发现树上的叶有一部分染黄,在萧瑟的风里左右摇摆。萧杀的冬也在不远的地方了,枝叶如何不枯。

 

霜与雪,有些相近罢。霜重的晨,地上覆盖了一层。许是冬日里的霜如雪。寒凉就慢慢侵入体内,真快,又一年了。

 

尺璧非宝。然而又有一词,敝帚自珍。

 

想起消失的论坛,消失的聊天室。潜水成超版,看客变室主,可见石的功夫。论坛有一帖写给小石,石阅后未复一字。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亦曾有论石又臭又硬。对这样的评价颇有些自得。散如云烟,怕是写帖子的人也已经记不得了,何况闲言的人。

 

石是石。相信你的眼睛,相信你的感觉。诸多言辞又何益。你说是则是,说不是则不是。

 

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念着这句,看着地面的躯壳挣扎,并不觉得疼痛。多得多亡,甚是劳神。只是,一些该来的终究是来了,该去的自然就去了。

 

继续睡去。

 

2011-11-3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