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五二)  

2011-04-29 13:26:21|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与友人对弈,却未见落子。醒转来,得了一句老僧如禅。抑或老身如禅。汉字最难将息,生,身,僧,不知。

 

又有一梦,更是离奇。已断绝音讯的友人些微兴奋地说这次义卖结果尚好,捐献若干。石一同高兴,却又想到一个问题,不及深思便已问出口,仅留四分之一的收入,能否维持运转?友人神情黯然,不作答。石心下亦为之一紧,家徒四壁,如此勉励支撑,恐不长久。友人忽而振作起来,做心中想做之事,已然幸福,不管那么多了。无论如何,能久些亦好,不能久亦好。

 

许是该翻出《残编》来习谱,第一个梦好解。至于后者,一些事情串连起来便如是罢。看见一个朋友解开心结,终不复困扰,欣喜莫可言说,休提。

 

因为《关于5.12的一些回忆》的一个回复,就不可避免地走进了那一年。死魂与生灵,阴阳两界如影随形。不能忘记以最简朴的形式,甚至不能说简朴,仅仅是简单,离开的人们或许不知疼痛,却让每一个活着的人苦痛。这深刻尖锐的痛有多少长久?

 

忽然不能从容。生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或许爱情死了,因为意外,怕是无数个爱情死了,然而与生命相比,不算什么。无以生,无以梦想,无以将来。活着的人除了珍惜呼吸的可贵,更须把梦想实现。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群体,属于那些永远沉默的地底下。

 

出去走了一遭,忘了想说什么。从没见过深沉的忧伤,热爱的土地,热爱的人,会如何模样,会走向何方。哪怕一句玩笑,都不能。你走,石也走,一起走。

 

不可知的明天,依然努力,不留任何遗憾。变,是好是坏,时间会给出答案。

 

这么多年,轻易走散。

 

2011-4-2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