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五九)  

2011-06-18 10:35:53|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见了一一,啊啊,七七。很奇怪的组合,许是三个梦罢,一点不记得情形。盖三者曾有影响,故现于梦境。醒来时有些沉重,何曾是一种安宁。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一招常用来要求旁人,不审视自身。石的固执从来是一叶障目,一语断之。如是,能仰视的人显然少之又少。大抵发展是模糊的,界定亦是模糊的。今日的是,难免会成为昨日的非。正确何以一贯正确,多多少少是不可理喻。

 

回望里,过往是如此用心。现今何尝不是用心,至于将来,亦不可不用心。日子,过法无甚区别,一并是将心以文火煎之服之,一日一日,由是身心俱疲。

 

不过尔尔。比起早前,值得惊异的事物已少许多。没有人会为着片言只语而长久对立。愚不可及的坚持,神伤而已。语言的很大一个作用是坐困其中,非卸解之。汉字四四方方,恰是一个囚室,禁锢罢了。

 

失望,自是自然。掩藏的心事终究是显露无疑。却笑不出来,人世间有更高超的法子,有不染尘的清净处?花开一时,花落春犹在,也不过是自欺而欺人。

 

是故,彼此相近。对外在失望,对内在亦如是。皮囊里一样的色与质。千相万相,着了相尽归于一途,惟分解之。

 

文字并不可靠,难以攀附。何况这断章残句。所构建的大厦,至此时亦未完成基石部分。不是过于庞大,而是寸步难行,无以立。时机,稍纵即逝,蓝图终限于一纸。

 

无限的祝福。清溪深不测,可惜偏偏去测。年少轻狂,那些乖张不知是被岁月磨去,还是收纳于皮肤之下。火遇到水,自是无法燃烧。只是想问,溪水是否沸腾过?

 

惟孤云。桥上人语,桥下石鱼。裂痕似已圆润,终不复见。遗失的有生命,还有你,全然忆不起,还是知有一个你。

 

山川载不动许多愁。你在,石在。

 

一川碎石大如斗,结局如此,而已。

 

2011-6-18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