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六零)  

2011-06-21 18:22:31|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亡是一种繁华落尽。任何的旋转都凝固下来,以最美的姿态。

 

出现这句子,应该是祭日。具体是哪一日却不知,这不确定性使得伤怀也无由寄之。也好,终须归去,就当是某日与石一道归。

 

热烈地生。站在旁边,从未离去,可以看见每一处的皱褶,粘着不变的画像。

 

夜里显然长了许多,点点滴滴忆起几个词语,以蝉鸣为背景,沉吟着,辗转着。

 

到后来只剩下寿则多辱。不断重生,不断零落,飞升的路途也不过是越来越微薄,何能是厚朴。

 

生命这个模样是值得叹息的罢。若不是这样,难道就没有叹息么。放眼望去,寄居者接触到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想象力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远离,或许是代价。所以接受。而阅读力的别离找不到其余理由,懒散二字。理解力更甚,早已隔着重洋。

 

即使偶尔翻书,比如寿则多辱,确乎是有趣,也算对脾胃。从头翻起,兴趣一点一点消失。轶事或能博一笑,点检却留不下什么。由此推想,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多多少少有碍观瞻。也只能觅一偏僻地,离开视线,两不相伤。

 

从无到无,或许。既然有,那就意味着不同罢。为着微茫的希望,睁着眼睛在夜里,然后于白天昏睡。画出的圆,有大有小,走在旧路上而不知。

 

许许多多的人面对同样的疑问,给出了答案了么。不知。实在是充满诱惑,解答的过程是多么扑朔迷离,像云雾笼罩的山头,轻纱蒙住脸庞的蒙娜丽莎。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是飘缈还是漂泊,不愿翻到最后一页,不想看到最底下的真相。

 

在音乐里睡去,在雨声中展开梦的翅膀。花开短暂,等待花期漫长,值得就好。

 

转过身,虽然满脸泪水,留剪影于夜幕。

 

近来星星睡着了,所以无仰望的理由。

 

其实星星们都藏在幸运瓶里了,不想它们跑得太远。

 

抬头间,撞见了你的笑。

 

2011-6-21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