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六三)  

2011-07-30 09:54:28|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老病死。

 

有一些人会出现在脑海,或曾谋面,或未谋面。久远似乎是失去效用,记忆随时可以拉近。

 

生是不由自主,死是不由自主,在日子的来来去去里,老也不由自主,而病的遭遇亦是不由自主。

 

这诸多的不由自主构成的生活里,有人离婚了,有人第三次结婚,有人复婚,没有什么可以讶异。也有人终成眷属,后者想来应该多些。

 

故而葬礼的出现应该是合理的,不然这世界何以平衡。繁衍生息,无有始终。

 

会有人问,你看我幸福吗。这问话流露了太多的不自信。幸福不是旁人看出来的。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内涵,幸福在亦在变改。

 

既然认为这是幸福,那就这样幸福着罢。黯然神伤地叹息着,活着,终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有些什么令人高兴的事在发生?世界已经看不懂,从来就没看懂过。

 

有朋友来江南,已然归去。又有朋友计划出行,自然是无声无息地离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散开,原来就是这般。偶尔的留言,不深不浅的问候。仿佛多说一个字都不堪承受之重。生命之轻,飘浮的人生,顺着流水,浮沉,不敢有质。

 

应该还会遇见新的朋友,毕竟人生漫长。能学会珍惜么,还是继续着交错之后感伤。从这一点而言,不如不遇,不言。

 

不过总有笑的理由,确乎是大笑。原来人是如此复杂,大抵严于律人,宽于律己。双重标准之下,能将友谊地久天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人,大抵很难改变。从前喜欢的事物,以为已经不喜欢的了,后来才发现温馨无比,依然欢喜。也好,就与旧事物相伴罢,从前总是简单,快乐总是容易。

 

想念,还是在。虽然已无音讯。是谁在离开,怕是彼此不约而同的选择。

 

一个生命的开始与陨落,到底有多长。相对论而已,这一坐,或许一生,或许刹那。

 

2011-7-30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