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七零)  

2012-02-15 17:34:56|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挈妇将雏鬓有丝。

 

江南多雨,每每醒转,沙沙声相闻,如小夜曲轻柔地回放。

 

若是你门前的那棵树多好,不必高,也不多绿荫。日日里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安定而从容,简单的问候声,寻常而温暖,偶尔与目光接触,亲切而晴朗。

 

怕是如愿之后,又有新的梦想,不如依旧,充满着想象。

 

春天时一树的花,然后缀满果实,直到现在还挂着若干枯果。快抽芽了罢,新的生命旅程铺展开来,轮回之中几多惊喜在等待。

 

水珠晶莹剔透,只是,找不见彩虹。阳光还在天外天的缘故罢,耐心些,耐心些,总会抵达。

 

春夏秋冬,竟然每一季都不舍放弃。冬的萧杀清寂,夏的热烈浓郁,春的花团锦簇,秋的色彩斑斓,是怎样的一双手在推引着,于日子的渐变中不着痕迹的换了一次又一次。

 

记得滑草,小伙伴们依次排着,从小山坡上下来,短短的一程,然而乐此不疲。是一个更大的滑滑梯罢,毕竟滑滑梯是学步的孩童的天地,于是散学后都聚在此,路中央的樟树下,为了保护树木罢,堆积成小山坡形状,无意间成了乐园。

 

为了雪,去北方,居于竹,只能在南方了。汾河依然冷,天寒地冻的清晨,你以为你一个人走着,其实远远地有关切的目光,甚至这目光的背后,还有目光。彼此都没有交叠,所以,你独行。

 

你如何知道身后的故事?你只是小心翼翼迈出每一步,冰层很厚,不至于掉河里,但滑倒很容易。旧事往往如此罢,发生的时候免不了紧张,回望里却分明而轻快。

 

然而无关。时间是多么奇妙,空间是多么神奇。最莫测的是人罢,一步一步,从纯净到繁复归于单一。

 

那棵光秃秃的树没什么好看,只是望出去的时候,你在那里,笑着,仿佛说,你又砸石子了。砸坏了几块玻璃?不许砸我家的。

 

一只鸟儿停在上面,有美丽的颜色,是黄鹂么,啼声婉转,然而不作多几秒的停留,已然无踪。一眨眼的功夫呢,就像你,一下子就不见了。

 

离开太久了。

 

2012-2-15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