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九零)  

2012-09-06 09:49:28|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风,听雨。

 

听故事。子时醒转,风来雨至。在这交响曲不肯睡去,就当是听故事罢,慢慢平息。

 

风轻轻的,舒缓,无边无际,席卷着,温柔地述说着,试图劝一个不肯安静的孩子。雨就急躁些,似乎满是委屈,争辩着,抗议着,声音忽高忽低,在争取自己的权利,看动画,还是吃零食?

 

其实故事的版本,还有许多,例如巫婆,例如恋爱中的人,例如一盏不眠的灯。

 

风和山有关联吗?雨和湖水相似吗?山间缭绕升腾着的雾,是让人更清楚还是遮去神韵?

 

迎面而来凉爽的风,浓浓的桂花香扑鼻,不由得想吃香软的桂花糕。我们在这样的季节相遇,然后别离,一年一年不变的只有这风,以及风中的花香。枕着花香,梦也是香甜罢,如果有梦的话,有你的话。

 

天涯。知其不可而为之,每个人都如此罢。去岁冻去的树,在根部长出了枝条,慢慢长大,是新的生命,死亡旁边鲜明地对照着。有一个词,极乐世界,或许真的是罢,只是彼世界从来没有传来片言只语,无以凭籍,两可之间。或许有,只是不知。

 

艰难苦恨繁霜鬓。岁月染就的色彩,有着岁月的光芒,亦无须遮藏。于是赏过春花秋月的人们自然要沾些黄叶霜花,留下些皱纹。很公平,不是么。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大抵留恋生,所以承受些些苦楚。

 

忽而看到一个名字,曾经熟悉,也只是曾经。居然在这个角落静静呆着,就一直呆下去罢。不必有什么消息传递出来,因为任何变动都不相干,再多一点举动都多劳。真的懒,蛛丝一样轻轻抹去,懒得。

 

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蜷缩如一块石。有一个玻璃球,里面是风车,转动时有雪花飞舞,愿做那一片雪花。

 

道理是讲不通的,所以保持沉默比较重要。笑一笑,最好。有什么好悲喜。眼中莲花,因为心中莲花。

 

被什么在改写?大地以深厚,天空以广阔,高山以伟岸,深海以磅礴,溪流以曲,晨曦以光,幽兰以隐逸,青松以直拨,一一回应着。

 

我们在故事里面。虽然细细翻检从前,终究找不出一两个可以说的故事来。这不成故事,也是故事罢。清浅,荷风,梅影,竹声,孤亭,散淡。

 

2012-9-6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