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二五)  

2013-11-19 22:15:08|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叮叮当!叮叮当当叮叮当!”街上传来小锤撞击铁砧的声音,一位老人挑着担子走过,每每想起要去看看是做什么的时候,只看见背影。声音在微冷的风中越传越远,留下我迷失其中。

 

记忆中的场景有些熟悉。在塘栖的拱桥上听到过,那是卖麻糖的老人用小锤击打马蹄形刀片的敲击声。和我的儿时有什么相连?有人说小时候去外婆家坐着船从桥下经过。那时我该蹒跚学步罢。

 

我的记忆中有长满青苔的石板路,很长很长,似乎走不到头。而两边高高的墙将空间排列得益发狭长。没有雨丝,但一切是湿的,空气,墙面,路面。是的了,有一条潺潺流水,串联起每一户人家。

 

其实没有走远,我一凝神,就看到那个光着脚丫的自己,正抬头望着天空,似乎看见现在的自己,微笑着。原来这么近,我的故乡一直在心底,在梦里。门楣上的蛛网又结了几重?那些雕刻在梁上的各式图案益发地剥落不可识辨了罢。岁月掩埋的不只是过客,也有矗立着的老屋。

 

一想起故乡,总避不开一场大火,甚至火势蔓延到梦里。我惊慌地醒来,是沉寂的夜,我的故乡,是否无恙?

 

村庄慢慢地不复从前。古朴渐渐难以觅寻。厚重却已跌得粉碎。不能承受之重,站在历史里,人也罢,建筑也罢,都在零落成泥。

 

应该是欣喜地,或者我应该告诉你,我是微笑的。可是抹不去那一份悲伤。它是一滴眼泪,掉落在心上,没有融入血液,孤独地存在着,不受热烈的心跳的影响。

 

我知道我会活得很久,比想象得还要久。日日相对也很好,对么。我想让它晒太阳,你说有没有可能?我终于记起“叮叮当当”是如何住在脑海里,因为铁匠。

 

你在哪里?原本亲近的事物冷淡了下来,许是我的热度从来就持续不了多长时间。随着气温一起冷下来,慢慢接近冰点,接近我最爱的季节,冻住天与地的冬。

 

你在春天。我记得了,我们离得一点也不远,只是我走不出冬天。而你,你不会走进冬天。

 

花会再开,这一朵是不是去年的那一朵?不是的罢。那么,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或许,某个时空,相遇的时候,清溪是清溪,枕石是枕石。

 

不会失望,算不算一个缺点?是什么时候种下了希望。

 

我向着希望走去,也许这一生只能在路上,但希望在,不是么。

 

静静睡着。

 

2013-11-1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