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二七)  

2013-12-24 21:57:44|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苹果送不到了。

 

留言如是。我们是在温暖里罢,冬天确乎不太冷。虽然雪下了,虽然冰结了。

 

我总会想起那漫天的雾,脱口而出,这便是仙境?因为如此,我便固执地停留在那年那月那一天。

 

每一天都孤独走着,时间是没法陪伴的。谁能够有它的轻灵,有它的宽广,像覆盖着地面的一层绒毛,细微柔软,感受不到温度,或许是一个值得异议的地方罢。

 

看见了什么?每每问自己。晚年的生活就这样淡化开来,连入暮色,连入山脚。

 

不垢不净。在热闹的人群里发呆,这热闹似乎离得很远。人,只是人,只是这模样,从原始到现在,进化下去便不能称之为人。是故,毁灭之后,又一次从原始人开始演变。永远其实不远,一百年足矣,无论共存还是共亡,终究是零落天地间。

 

有没有希望?不如问有没有勇气。

 

长长的日子就这样顺着鱼竿挥了出去。我静静守着,不动,不挂念另一头发生的故事。

 

麻雀们在路的转角觅食,似乎看起来并不瘦。一走近就扑楞楞地飞入树枝,飞入墙里。我仰头看着,渐渐看不见它们,我还是仰着头,我想找回掠过天空的那一群鸽子。我试图留下盘旋的身影,然而不能。于是背景里是灰蒙蒙的天,偶尔的小点像是落于其上的灰尘。

 

音乐在石轩回旋,然而我已分辨不出。好像这一首曲子和下一首并无多大区别,原本用来辨识的最初的感动渐渐不见了。为何而来,缘何在此,或许曾经有答案罢,不知。

 

无止尽的黑。其实这沉墨般的黑并不完全彻底,甚至于边缘显露些微光,总有微粒在的,于是散乱地显示着生命的痕迹。我们都隐身在其中,飘浮着,被隔绝着六识。

 

海浪轻轻涌上沙滩,漫过足踝,不一会儿就退了回去。踩着软沙,每一次和海水的轻触都将心变软一分。

 

或许有一些回忆罢,只是不甚真切。或许是属于我的,或许是不属于我的,模模糊糊地堆积在一处。

 

坚硬如石。冷硬似铁。和煦的笑容,温暖的笑语。今年不冷,也许大雪还需一段时日。没有意料之外。

 

偶尔扫过了几张照片,看起来很好。这便够了。

 

2013-12-24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