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二六)  

2013-12-09 22:05:50|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灯渐次亮起。忽醒转来,外面已是漆黑,而车依旧停停走走,无有止意,似未有尽头。如果就这样不停,也好罢。这样的想法如多年前并无二致,当时身旁的是谁,愿意一道沿着铁轨走到尽头。恰同学少年,化作云烟罢了。

 

换一个时空,想来和此地的石不会有多少差别。所以与时空无关,与境地无关。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怕失了作用,把牢底坐穿,一层一层游历十八层地狱,或许。

 

先生离去将八十年,音容宛在。比如戴着氧气罩出门,多么地正确。这会心一笑,其中的酸辛都转入地底。追随,越来越远,甚至于视线之外。放下,当我的手中再无一物,是不是拥有整个世界?

 

所谓进步,是以多大的代价换取?文字恍惚成奇怪的符号,熟悉却陌生,揣测不出任何含义。或许愚笨若是,这境地已一字不识。

 

很想发一条讯息,我在。这么近,在你一回头就能看见。渐渐沉下心境,不必呵,不必。我们不熟,细想来这世间怕无熟人。

 

物化。某一天身上有了太多的装备,思维僵化,与听从指令的机器人无异。我们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以外的人与事上,毁灭还有多远?死之于生,是新开了一扇门,是也不是?

 

后面是什么?没有什么。黑夜随着白天而来,一首歌谣只剩下两句在不停地重复。我想给你什么,我能给你什么,我都没有成为完整的我。或许一部分亦可称之为我,可以赠予,几无重量,太轻以至于忽略不计。

 

我想讲一个故事,有趣,美好。用了很长的时间,依然只有六个字,有趣美好故事。用什么来填补这剩余的空白?

                                                         

与其说是在地面行走,不如说是悬挂在空气中。我们在以可见的速度风干,只是选择了视而不见。我知道你在,你不一定知道我在。我更知道的是我不在,我只是看见一个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出门,到另一个房间,发呆,夜色里回到先前的房间。

 

这文字不是我期望的。或许我不是期望的。唯一的光亮产生于冰冷的海底,如墨的背景里忽隐忽现。沉没的勇气,似乎没有。可能的是枯干的凝望,化成石的伫立。

 

手指有些担心,担心失去触摸键盘的机会。于是有了上述的几行字。其实我不明白它们的组合,就当是手指的游戏,活动有利于取暖。

 

冬日,安好。

 

2013-12-09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