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零九)  

2013-05-13 11:09:15|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遇到一个名字。有些恍惚,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弯的,从而慢慢离开湖心岛,离开蓝天绿水白云,离开柔软的沙,离开掌心的纹。

 

不得而知。有些累,昏睡几日。是两败俱伤。其实我们怀着善意,我们期待美好,终究跌回地面,冰冷坚硬。或许高高低低本如是,谁能一直与云朵在同样高度?

 

有所得。一些疑惑得其解,只是解之一,许不是最终解答,许不是正确。只是,有所谓的正与误?

 

我们不知不觉中忘记出发的缘由。信步而行,率性而为,能够走完这条无路的路?放开束缚,未若随意。

 

手指有愿望么,去敲击形成字,成行,成文。我能做的只有这样,指动字成。这是微小的罢,无须多少心力。

 

我们的欢喜与悲伤很多于己无关。所谓宽慰,更多时候自以为是。任何平静,都处于激荡之中,或处于其始,或处于其终。蓄力之时,力竭之时,有着平缓的表象。

 

皮肤是精致的,足以掩盖血流的冲刷,不增不溢。我们的未知,不仅仅是形成黑暗的部分,还有阳光下的部分,赖以生存的皮囊。

 

恋恋不舍,还是舍弃了。可见,多变如是。何必追逐风,何必阻拦水,何必遮挽光阴,这流年取之不尽,风去了会返,水逝了复来。

 

日与夜写满了篇章,字同阳光一体,字同夜色一体,字同雨丝飘洒,字同浮云漫挥。

 

山的连绵成其势,水的荡漾成其柔,鸟儿的滑过便成其灵。

 

婉转未达其韵,层出不穷。其神不可识。

 

夏之盛多在草木,处处生机。轮回往复甚奇,凋零之后亦是新生。结束是一种开始。

 

冷与暖俱在心。什么时候冷暖不自知便好了罢,不复有物。

 

阳关三叠。叠唱如初。无故人,可有故旧,可有相识,但见风沙,隐现白骨。

 

更尽一杯酒。

 

2013-05-13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