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一零)  

2013-05-14 17:22:34|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闻竟而成了死讯。去岁查得病症,晚期,转过年来已侵入脑部,回天无力。死者长已矣,生者如何。仿佛听见悲伤的哭泣,我们的一生,终究是笑声中来,哭声中去。

 

一个必经的点。如何告诉你,永远是多远,再难相见。流逝的沙,不可能再现于掌心 。

 

世间的来来去去,人生七十古来稀,如今更多是出乎意外。锤炼的是一颗越来越冷硬的心。

 

放下了么。多么不甘心,还是撒手。生离死别。

 

我们足够坚强,当我们失去所有的依靠。这不是轻巧的一句话,而是一生挺直胸膛,因为没有肩膀可以停靠。

 

还记得那个十月,水榭里谈天说地。忽而话题转到,生者,死者之痛。四五人并无统一答案。而今音容尚在,生命何其脆弱。一秒即永别。

 

往生是什么?前生又是什么?只是要这一生呀,长长短短的一生。

 

不可得。

 

能做些什么,我的兄弟,我的姐妹?静静坐着,任阳光经过窗台,任虫鸟寂然。

 

我带你走,好么。

 

有什么讯息能点亮你的脸庞?当倦怠的声音响起。我轻轻问湖上的粼光。它们跳跃着,不回答。

 

每个人都无法改变自身的命运。因循往复,这因渐渐脱离此世间。有时候真相残酷,或许人心更黑暗。

 

活着,也不是易事。欠下一些。是故不自由。

 

天地流转,在与不在,见与不见,一缕风拂过柳梢,于是叶子异动,有不同么。或许有,或许无。

 

放下。也许是忘记,也许是记得。落于水面,没有异响,更没有浪花,涟漪丝丝变无。

 

石,无非是石。

 

2013-05-14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