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五一十(一一四)  

2013-06-07 13:06:59|  分类: 一五一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了一段有意思的路。兜云亭,传说飘五彩云。

 

无论走的是什么路,总有那么一两处特异,仿佛陷入新的时空。你看见原先未曾见过的东西,虽然一直藏于这具皮囊,从不分离。

 

清晨的雾还未散去,望着林立的大楼,是不是去对岸喝早茶?路边的栀子花吸引了目光。本想摘去,后来还是拍了张照片。白色,是蕴含生命,还是通往死亡。但愿不受苦,但愿得偿所愿。

 

一路转来,画出一个比西湖还大的圆。赤脚走在三竺路上,流虹桥,什么时候开始不见了飞虹?忽而下水去捡石头,水清无影。模糊是暂时的,要不了多会,静下来便复清明,水底石历历可数。如同纷乱的思绪,安定之后,还复是清澄一片,依然是自在的清流。

 

是谁说那素面极佳?看着端上来的碗与筷,便生出一丝失落,更不论那碗里的实物了。或许我们存有相较之心,以为正遭遇的未必最好,向往着美好的未来。其实,当下已然佳处,应当好好享受。下一碗面或许更糟,这又有什么可不满的呢。好罢,从这一碗面开始,放慢脚步,放下安排,只静静地聆听风的细语,体味缭绕的清香,隐约的禅唱。

 

清溪绿树。慢慢走入人烟处。有心,无心,果然不同。破与立,是顺承,还是并时,亦或是立后方破。身外身,无有不同。生生不息。

 

许久不梦,合着一夜的雨却看遍了一生。音容清晰得如同观影,许多不知展现眼前,其中的纠结此刻看来连一笑都不必应。到底是入执。先认定有意义,所以一心一意地去探寻。所爱之物最终导致所灭。所谓生于斯,死于斯。亦或云:死得其所。

 

我们不知道别离之后是否还会相聚,可是我们还是踏上了各自的路途。凝望夜空的时候,回想从前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少了一些温暖。光芒在内心,你以为周围是一片黑暗,其实你才是光亮之所在。

 

任何的际遇都值得感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路通向何方,即使迷雾掩盖,亦已经坚定地走在路上。是幸运罢,你终将抵达。

 

其实我们无法救助他人,如同对自己的惰性不能挥剑。所以是尘埃么,匍匐的命运。

 

原来是没有人。甚至于石亦不存。

 

我们用心血浇灌的那些,一定会开出花来么。会不会是一个梦魇,一个心魔。

 

能听到叹息。可是,没有动。于是,越来越远。

 

2013-06-07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